Reply To: (搶分)先秦寓言故事

#9986
吳沂柔 (13)
使用者

主題:濠梁之辯
出處:《莊子‧秋水》篇
原文:莊子與惠子遊於濠梁之上。莊子曰:「鯈魚出游從容,是魚之樂也。」
   惠子曰:「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莊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
   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魚,子之不知魚之樂全矣。」
   莊子曰:「請循其本。子曰『女安知魚樂』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問我,我知之濠上也。」

翻譯:莊子與惠子遊玩於濠水的橋上。莊子說:「白鯈魚在水中逍遙自在,這是魚的快樂。」
   惠子說:「你不是魚,怎麼知道魚的快樂?」
   莊子說:「你不是我,怎麼知道我不知道魚的快樂呢?」
   惠子說:「我不是你,固然不知道你;但你也不是魚,你不會知道魚的快樂,這就完全正確了。」
   莊子說:「請回到起初的話題,你說:『你怎麼知道魚的快樂』這句話,這是已經知道我知道魚的快樂,才來問我『怎麼知道』罷了,我告訴你,我是在濠水的橋上知道的。」

賞析: 整個「魚樂之辯」由頭到尾一氣呵成,不能切割。莊子將「知」理解成一般透過觀察和推理而得的「知道」,從這角度掌握整個辯論的主軸。這種「知」,是再平凡不過了,人與人之間透過語言、文字的抽像的思考,就可以知道對方的想法,一點也不神秘。同樣的,人對魚的觀察,一旦看出「出游從容」,就可以知道魚兒的快樂,一點也不奇特,莊子把答案拉回到平常淺顯的事實上。要成立人能認知別人或動物,還可以舉很多的實例,例如,人透過觀察即可知道貓、狗的快樂與否,這些都是立足於經驗的事實。
 另一方面,這一辯論還可以從惠子的立場重新來過,惠子站在「體驗」的角度來闡述「知」,由於這種個人的「體驗」也是再平凡不過的了,因而惠子也能依據經驗的共識來成立自己的觀點。
 釐清「知」的不同意義後,可知莊子和惠子的觀點其實並不相違。也可以說,莊子和惠子是站在不同的角度來看「道」,而雙方的「道」都是立足在平常日用間。這兒也顯現出「存在」只是一簡單的現象,有些玄學的詭辯卻把它複雜化了,以為有驚天動地的答案,其實再平凡不過的了。

寓意:我們通常都有『以己度人』的脾氣,因為有這個脾氣,對於自己以外的人和物才能了解。嚴格的說,各個人都祗能直接的了解他自己,都祗知道自己處某種境地,有某種知覺,生某種情感。至於知道旁人、旁物處某種境地,有某種知覺生某種情感,則是憑自己的經驗推測出來的。比如我知自已在笑時心裡歡喜,在哭時心裡悲痛,看到旁人笑也就以為他心裡歡喜,看見旁人哭也就以為他心裡悲痛。我知道旁人、旁物的知覺和情感如何,都是拿自己的知覺和情感來比擬。我祗知道自己,我知道旁人、旁物時是把人旁人、旁物看成自己,或是把自己推到旁人、旁物的地位。莊子看到鯈魚『出遊從容』便覺得牠樂,因為他自己對於『出遊從容』的滋味是有經驗的。人與人,人與物,都有共同之點,所以他們都有互相感通之點。假如莊子不是魚,就無從知魚之樂,每個人就要各孤立世界,和其他物都隔著一層密不通風牆壁,人與人以及與物之中便無心靈交通的可能了。

來源:財團法人內觀教育基金會http://www.insights.org.tw/xoops/modules/articles/article.php?id=109
   朱光潛博士著「談美」http://www.kimen.com.tw/New_Folder/AA02/AA02-10.htm

2016 © 何騏竹研究與教學網站

聯絡我

歡迎透過這裡的線上表單來信交流!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