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y To: 加分題:方山子傳

#10242
幸佑助教幸佑助教
使用者

作了短文,與大家分享‧v‧

〈改變〉
在國小同學的葬禮上,與他相遇。那天烈日當頭,空氣卻沉悶黏熱。在告別式的會場,每個人都穿著黑色的衣服,在日光曬得發白的空曠場地,顯得特別突兀刺眼。他身著黑色西裝,他剪的是蓋不住耳朵的短髮,鼻子不大卻相當直挺,顴骨在長而瘦的臉上勾勒出陰影,緊閉的唇使得他本來就不大的嘴更顯薄短。他在眾人當中顯得矮小,日光下有些單薄。他默默向我點頭致意。告別式後,有事要走,在那之前想向他說幾句話,卻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倒是任意地喧寒了句:「你看起來沒什麼變。」他微微笑了一下:「也不是如此,發生了很多事。」或許因為在喪禮上,不能任意談笑,他只能淡淡地、稍稍地揚起嘴角──那是虛弱的、略顯蒼老的笑容。在那憂愁的微笑下,我沒辦法看見他那顆多長的虎牙。國小時,他頗容易笑,同學與老師也喜歡他的活潑開朗,每當他笑開時,總是可以看見,在左邊的虎牙上的牙齦,又多長了另一顆虎牙。都說長不正的牙齒要盡早矯正或拔除,他倒也不在意,依然任著那顆虎牙在他笑的時候露出來。不知那顆牙還在否,是否因為壓迫到其他牙齒的生長、因為健康或美觀等種種原因而拔除?
其實我知道,他是變了的。小時候他的臉並沒有那麼消瘦,還圓得有些稚氣,他是班上最高的,也是跑最快的人,每次大隊接力時,都會被排在前面衝鋒陷陣。曾邀他與其他同學一起爬山健行,當同學們還在路邊氣喘吁吁之際,他早已一馬當先地攻上頂峰,我不想落後他太多,也拼命趕著,到達山頂時,視線一片豁然,遠方的雲霧繚繞著群山飄盪著,可能因為山頂的霧氣,也可能因為用盡力氣而目光虛脫,總覺得四周有些白而蒼茫,然後我看到他,他也在眺望著遠方群山,他回過頭來,露齒笑了,他那無畏的、毫不疲憊的眼睛,以及臉上的汗水,都在閃閃發亮,在那排潔白的牙齒上,那顆多長的虎牙露了出來,煞是好看。
我向他告別,在抑鬱的黑色人潮之中,他向我揮了揮手,臨走前,我又回頭看了告別式上,過世的同學的照片,自國小畢業後就再也沒見過的面孔,既熟悉又陌生。在白色的烈日下,我想我黑色的剪影也是薄弱的,在生老病死的路途上,我們經歷著,生長著,改變著。

2016 © 何騏竹研究與教學網站

聯絡我

歡迎透過這裡的線上表單來信交流!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