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y To: 加分題:超然臺記

#10516
吳柏亨(6)吳柏亨(6)
使用者

蘇軾‧江城子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崗。

十年的時光,我的活著與妳的棄世都被茫茫的世界所銷融了。不必刻意地去回想妳的容顏,妳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自然都無法忘懷,彷彿不久前還曾看過妳。光陰竟已悄悄流轉了十年寒暑。

  妳所葬之處是千里外的孤墳,我怎麼去述說這樣的心酸淒涼呢?妳是否會感到孤單、寂寞、難過?陪伴著妳的竟只是一片荒涼。縱然能夠再相逢,妳也應不認得我了吧?經過多年風雨的摧折,我的容貌已覆上多少滄桑、塵埃,鬢髮都點染了秋霜,我已經不復當年的我了…(但一切都是我的癡心妄想,此生我如何再與你於人間相逢呢?)

  夜晚幽幽的夢境裡,我依稀回到了舊時故鄉,在我們居住的小軒裡,妳正在窗前梳妝。此景此情,我永生無法再見了。我與你隔著墳墓,相顧無言,只有流不盡的淚從我的臉頰千行落下。料得每年我都將因此腸斷心傷,在明月皎潔的夜晚,新生的松樹旁,妳的墓前。

2016 © 何騏竹研究與教學網站

聯絡我

歡迎透過這裡的線上表單來信交流!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