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y To: 奇人奇事:教授五班

#10306
陸官同學甲陸官同學甲
使用者

他不是什麼奇特的人物,也不是什麼明星大咖之類的人,他是我的摯友,他擁有一個平常大學生所沒有的標準學生頭,一個圓潤的臉,和一個幽默的口才。自從讀了預校至今,很多很多朋友漸漸的失去聯絡,雖然如此,每次放假或是大周,只要一回台中絕對不會少了他。
還記得認識他在國中時,一開始只是擦肩而過微微笑的路人甲,交情並不深,下課後總會到同一個教室內進行輔導,每次的談話都會使班上哄堂大笑,也常讓老師哭笑不得,當然喜歡熱鬧也喜歡搞笑的我漸漸跟他打成一片,當然那也只是建立在娛樂上。
到了國二下,課後輔導班轉型為升學班,為了衝刺基測,在原班的時間漸漸挪到了升學班,甚至幾乎整天都在升學班內,相處的期間也大幅增加,不過這只是用更多的時間一起聊天打屁罷了,能維繫我們之間的友誼那麼久其實是靠著一位女同學的出現,在一年級時,那位女同學是我的敵人,每天都鬧的不愉快,可是不知如何,到了國三變為我暗戀的對象,而且極為瘋狂,而我的摯友也是她的追隨者之一,那豈不是成了我的情敵!既是我的朋友又是情敵,這種想追求到那位女同學的心又不想破壞我們之間情誼的微妙關係下,也是我們日後能持續連絡那麼久的主因。
有一次我興起翻翻幼稚園的畢業紀念冊,瀏覽一張張有趣的相片時,突然冒了一陣冷汗,雙手微微顫抖,我似乎看到我摯友的臉龐,心想不對勁,我從來不記得有他,但在翻至後面的簽名處,看到一個歪七扭八的名字並且印上手印,我真的信了,原來他是我的幼稚園的同班同學,而我跟他都忘了!
進了預校雖然無法時常連絡,但每當我挫折時或難過時,都會打電話跟他分享,當然心情也會隨之好轉。放了長假回家總會邀他何另一位摯友一同出遊,他們是少數大學生喜歡去科博館或爬山的”益友”,與它們一同出遊,爸媽也都放心許多。
當然吹奏樂器也是我們之間的興趣,他吹薩克斯風,而我吹奏中國竹笛,自然的音樂成了我們之間的話題。
這雖然不是什麼”奇遇”,但我相信是個”奇緣”,雖然說四海之內皆兄弟,不過天下的筵席能維持的長久的沒幾桌吧!珍惜這個難得的朋友是我的福利也是我的義務啊!

2016 © 何騏竹研究與教學網站

聯絡我

歡迎透過這裡的線上表單來信交流!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