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y To: 奇人奇事:教授五班 – 何騏竹

Reply To: 奇人奇事:教授五班

#10833
陸官同學甲陸官同學甲
使用者

太極老師
學測考完了,也選進一所分數不高也不低的高中,人非常奇特,在完成一個階段性目標後,急欲卸下肩上的千金重擔,又如從戒嚴時期的戒慎恐懼頓時轉為解嚴時期的自由奔放,而我在進入高中之後,卻也因此頓失目標,在渾渾噩噩的日子中,我厭倦了每日和同學的踩街儀式,更討厭自己墮落與頹喪,再某日一如往常考差段考的午後,我ㄧ個人悵然若失的遊走在空盪的校園,無意地靠近了美術教室,美術教室位於科學大樓的頂層,因地處偏僻平日已夠少人接近,而教室又位於背光面,因此,這裡總是陰森森且了無朝氣,然而,大家都知道,在這陰暗走廊的勁頭,卻一定會有一盞明燈劃破黑暗,那就是美術教室了。
對比於絕望的暗廊,我的美術老師擁有開朗且活潑的性情,多才多藝的他,善於用毛筆為稍縱即逝的世界留下永恆的美,精於以寶帚闡述中華文字的深博奧妙,然而,頑劣的同學們卻經常頂撞他,也許是他外表看起來老土,也許是他總多了份關心的嘮叨,所以,更位了門可羅雀的教室添份寂寞的理由,在我突如其來的光臨下,老師欣喜的停下太極二十四式,殷情的乎我進來,老師打的架勢,常被同學是為公園老人做的操,既無用且空虛的動作,而我也是其中之ㄧ,老師以畫家所附有鋒銳且穿透的眼神看我,我想他早明白我再想什麼,於是,他二話不說,搶進一步,沉穩擺出推手的動作,堅定的要我跟他對上一手,我兩手掌觸碰於對方肩膀,開始對推,我用力的推壓擠扭,是盡辦法要使他雙腳離地,哪知他身如橡皮,我進他退、我退他進,他的手臂至指輕如鴻毛只輕搭於我手上,但腰垮以下卻沉如船錨,而他藉由扭腰落垮蓄藏的內勁一往我這靠,我兩腳連及身體便向後退了十多步,多回下來,我筋疲力盡,他卻依然不動如山、蓄勢待發,這下我知道老師平日所打的太極拳時為智慧拳。
之後,在一次車禍,他身上多處骨折,老師發的勁也明顯變小,但他卻處之泰然的向我表示,他感到他武藝又更上一層,因為正因使的勁變小,而敵人不易覺察,而更能使太極之精隨運行,以柔代剛、以弱勝強,他總是那麼樂觀!
「沉穩」而飽和的內勁來自平日常站的無極樁,「靈敏」又精準的聽勁來自平日的互相對練,在跟老師學習的兩年中,老師總告誡我,打太極拳不僅僅是學習防身,更是學習處世待人之道,致命的內勁始於性格上的堅忍不拔,洞悉他人的短處與弱點發於平常和外人的交談、與眼神的匯集,最重要的是,人除了剛強之外,更要學會放軟,硬抗拒大的壓力只會造成折腰,比賽之中,退讓是為了引敵入內而使之落空,在生活之中,蹲下是為了躍起以摘那勝利的果實,而這即是以退為進之道,不久,我畢業,他退休,據說他再鄉村買了一塊地,開始耕耘起他的人生……。

2016 © 何騏竹研究與教學網站

聯絡我

歡迎透過這裡的線上表單來信交流!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