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y To: 教授十班:品味嗜癖

#11570
曾煥堯曾煥堯
使用者

三次了,被內心的責任催促,回到了那原本避之唯恐不及的學校。在身為這難捱時期的我們,放假留在校內的,根本是異狀。我,就是這異狀中的一員。校門是五感的分水嶺,門前的萬般無奈與門後的悠然豁達形成對比,但前方無盡的闇,又把這難得的豁達以寂寞侵蝕殆盡。原本充斥凶光的棟棟建築物,頓時充滿溫柔的靜謐;原本充斥惡眼的條條綠蔭大道,終於回歸瀟灑本性。我就在這月光染黃的天色底下,逕自哼著熟悉的曲目:【當一陣風吹來,風箏飛上天空,為了你,而祈禱,而祝福,而感動】知足,似乎就是寂寞的最佳解藥。就這樣,我走回了空無一人的百韜樓。
環顧過去十八年的人生,似乎也存在著一條分割線,那就是進軍校。從此,寂寞被打開了門,以思念為根蓬勃著。在這規律如鐘的生活,留下的空白總被寂寞填滿,原本以為是外在環境與人沒有交集的緣故﹑,於是我拼命往外跑,一個人拎著相機在各景點遊歷,企圖製造與人群接觸的假象,終究假象只是假象,最後得到的只有勉強的自得其樂,還有被閃光刺傷的一架軀殼。盡管如此,我沒有停止,就算得到的只有一疊相片和一顆被反覆掏空的心,但看到了人與城市的交流也多少有點撫慰,因為我喜歡我的城市,就算得到的是寂寞,但我從寂寞中演繹著人生的無常。
[習慣成自然],寂寞已是我,我已是寂寞的子民。

2016 © 何騏竹研究與教學網站

聯絡我

歡迎透過這裡的線上表單來信交流!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