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y To: 日記1 網路版未交同學及補交作業繳交區

#9707
鄭乃瑄鄭乃瑄
使用者

  現在是2010年4月19日下午五點鐘,我獨自坐在寢室裡,緊臨著窗邊的床位,將窗簾拉到它最大的極限,只為再多貪求一些夕陽的餘暉.我環顧了四周,只有我書櫃上那疊將凌亂美學做到極緻的書本默默地挺著書皮盯著我瞧,似忽在提醒我正想迴避的事實.我打開衣櫃,看著女人们的第二分身,卻有些失望的發現她们都以最直最挺的隊伍陳列在我眼前.我嘆了口氣,朝著異常乾淨整齊的書桌瞟了一眼,而桌面上唯一的障礙物,一個在我心頭沉浮了很久的石頭,正無聲地朝我嘲笑,示威著.我拉開書桌椅,”嘰”的一聲大響,拉開我與一張白紙拉扯戰的序幕.噠噠噠,噠噠噠...噠!原本平順的步伐突然停頓了下來,而手中的韁繩正無助的揮舞著,一個不注意,”咻”的一聲飛了出去,我只得灰頭土臉地爬到書桌底下,收拾我愛甩筆卻又技術不佳所造成的後果.噠噠噠,噠噠噠...嘎!...噠噠,噠噠噠...”嘎嘎嘎嘎嘎嘎!!”一陣強迫推銷的落日晚鐘毫不客氣地刺穿我的耳膜,我疲備的臉貼到窗戶上,遙望著不遠處的枝頭,那準時來報到的白衣使者-純白的羽毛冠,神揪揪氣昂昂地隨風飄舞著;如孔雀般的長羽尾,優雅的垂在枝頭上.身為最高樓層的居高臨下者,總有幸能親睹白鸚鵡的風采,也一遍遍不厭倦地被牠的高貴而震懾-但也總是一次次的在牠開口高唱之後,開始懷疑造物主的生產線出了問題.白鸚鵡的白羽毛漸漸披上了越來越暗沉的金黃,”啪”的一聲,牠赫然消失在樹林間,我這才警覺到那最後一抹的餘暉也已隨著白鸚鵡消失在海平面的盡頭.我看著從白轉黑的白紙,密密麻麻,不知何時已飽和了的稿紙,終於宣示著我的勝力.
  這,就是我最平凡,也最不平凡的大學生活;同時,也是我最平凡,也最不平凡的-日記.

2016 © 何騏竹研究與教學網站

聯絡我

歡迎透過這裡的線上表單來信交流!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