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y To: 期末作業繳交區(王安石、蘇洵)

#10548
林品均林品均
使用者

唐宋古文八大家─王安石

一、 王安石生平

王安石(西元1021─1086),字介甫,晚號半山。撫州臨川(今江西臨川縣)人。宋朝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和文學家。生於真宗天禧五年(西元一零二一年),卒於哲宗元祐元年(西元一零八六年),年六十六。少好學,年二十二成進士,二十八歲調知鄞縣,三十八歲知常州,四十一歲除知制誥,四十九歲參知政士,開始變法;五十一歲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五十四歲,乞辭機務,六上疏而報可,出知江寧府,仍兼提舉經義局。五十五歲,復相,進尚書左僕射。五十六歲,乞退,十月以使臣罷判江寧府。五十七歲,還江寧,其後退居鍾山者十年,封荊國公,進司空。六十六歲卒,贈太傅。邵聖中,諡曰文公。

1.《宋史》卷三百二十七,列傳卷第八十六,頁三六三三。
王安石字介甫,撫州臨川人。父益,都官員外郎。安石少好讀書,一過目終身不忘。其屬文動筆如飛,初若不經意,既成,見者皆服其精妙。友生曾鞏攜以示歐陽脩,脩為之延譽。擢進士上第,簽書淮南判官。舊制,秩滿許獻文求試館職,安石獨否。再調知鄞縣,起堤堰,決陂塘,為水陸之利;貸穀與民,出息以償,俾新陳相易,邑人便之。通判舒州。文彥博為相,薦安石恬退,乞不次進用,以激奔競之風。尋召試館職,不就。脩薦為諫官,以祖母年高辭。脩以其須祿養言於朝,用為羣牧判官,請知常州。移提點江東刑獄,入為度支判官,時嘉祐三年也。

2.《宋史紀事本末》卷三十七,王安石變法,頁三二三。
仁宗嘉祐五年五月己酉,召王安石為三司度知判官。安石,臨川人,好讀書,善屬文。曾鞏攜其所撰以示歐陽修,修為之延譽;擢進士上第,授淮南判官。故事,秩滿,許獻文求試館職,安石獨不求試,調知鄞縣。起隄堰,決陂塘,為水陸之利。貸穀與民,出息以償,俾新陳相易,邑人便之。尋通判舒州。文彥博薦安石恬退,乞不次進用,以激奔競之風。召試館職,不就。歐陽修薦為諫官,安石以祖母年高辭。修以其須祿養,復言於朝,用為羣牧判官,又辭。懇求外補,知常州,移提點江東刑獄。與周敦頤相遇,語連日夜,安石退而精思,至忘寢食。先是館閣之命屢下,安石輒辭不起,士大夫謂其無意於世,恨不識其面;朝廷每欲授之美官,唯患其不就也。及是,為度支判官,聞者莫不喜悅。安石果於自用,於是上「萬言書」。

3.《石林燕語》,葉夢得。
神宗初即位,猶未見群臣,王樂道、韓持國等以官僚入慰於殿西廊。既退,獨留持國,問王安石見在何處,維對在金陵。上曰:「朕召之肯來乎?」維言:「安石蓋有志經世,非甘老山林者。陛下以禮致之,安得不來?」上曰:「卿可先作書與安石,道朕意,行即召矣。」維曰:「若是必不來。」上問:「何故?」曰:「安石平日每欲以道進退,若陛下先使人以私書道意,安肯遽就?然安石子雱見在京師,數來臣家,臣當以陛下意語之,彼必能達。」上曰:「善!」於是荊公知上眷待之意。

4. 《石林燕語卷十》
王荊公性不喜緣飾,經歲不洗沐,衣服雖敝亦不浣濯。與吳仲卿同為群牧判官。時韓持國在館,三數人尤厚善,因相約每一兩月即相率洗沐定力院,家各出新衣為荊公番,號拆洗王介甫。公出浴,見新衣,輒服之,亦不問所從來也。

5. 《夢溪筆談》與《墨客揮犀》同載
王荊公病喘,藥用紫團山人參,不可得。時薛師政自河東還,有之,贈公數兩。公不受,人有勸公曰:「公之疾非此藥不可治,藥不足辭。」公曰:「平生無紫團參,亦活到今日。」竟不受。公面黧黑,門人以問醫,醫曰:「此垢汙,非疾也。」進澡豆,令公頮面,公曰:「天生黑於予,澡豆其如予何?」

二、 對王安石的文學評價

1.《宋史》卷三百二十七,頁三六三八。
「論曰,朱熹嘗論安石以文章節行高一世,而尤以道德經濟為己任。」
2.《王荊公年譜考略》卷首之三,蔡上翔。
「李穆堂曰荊公生平為文,最為簡古。其簡至於篇無餘話,語無餘字,往往束千百言十數轉於數行中。其古至於不可攀躋蹤迹。引而高如緣千仞之崖,俯而深如縋千尋之溪。愈曠而愈奧,如平楚蒼然而萬象無際。」
3.宋人謝枋曰:「筆力簡而建」。
4.呂璜曰:「古來博洽而不為積學所累者,莫如王介甫,渠作文直不屑用前人一字,此其所以高。其削盡膚盡,一氣轉折處,最當玩」。
5.《藝術》,劉熙載。
「荊公文,是能以品格勝者。看其人取我棄,自處盡高」。

三、 總評

王安石在中國歷史上佔有重要的地位,論其文學創作,與其政治理念密不可分,承襲儒家道統,對「文以載道」說賦予新內容:反對因循苟且,提倡進取的改革精神。他在〈上人書〉中闡述為文的觀點:「且所謂文者,務為有補於世而矣。」和「要之以適用為本」,指出寫詩做文以實用為主。
他對文學的見解非紙上談兵,而是付諸實踐。在他任宰相之前,曾寫一封長達萬言的〈上仁宗皇帝言事書〉針剖時勢,提出國家法度的不合理,必須進行改革,以及提到他變法的意圖,其識見精深,其議論宏偉;〈本朝百年無事札子〉先美言北宋幾個皇帝的治理,再揭露朝政積弊,提出他主張變法的理論和根據。從這類文章中皆可明瞭王安石變法的理念和決心,以及任宰相後推行革新有明確的方針政策,貫徹了他文貴致用的主張,可歸納其散文風格為政論性強,邏輯嚴密,說理透徹,觀點鮮明。
面對朝廷的守舊派勢力,反駁「三不足」毀謗;以三百多字的〈答司馬諫議書〉俐落地回三千多字批評變法之信,反駁莫須有的罪名,強調變法的決心,其文理直氣壯,義正嚴詞,語言文字之簡古峭拔非司馬光所能及。為人寫碑傳,能務求內容「記大節,期於久遠」,論斷準確公允,文字則「簡略而不貴繁縟」,在〈答錢公輔學士書〉中表達他對碑傳文寫作態度,並批評了錢公輔一翻,可見王安石的倔強之氣。
王安石的散文不僅在兩宋為人們所稱道,亦受後代文人學者的推崇,茅坤所編選的《唐宋八大家文鈔》就佔了十卷,王安石在中國文學的地位有其舉足輕重,而他有理想的政治抱負,力抗守舊派的因循苟且,直諫並勇於提出改革變法的精神,難能可貴!

四、參考資料

1.《宋史》華剛版新刊本,中華學術院印刷。
2.《宋史紀事本末》明,陳邦瞻撰,里仁書局發行。
3.《古文辭類纂》(清)姚鼐編輯,王文濡評註,華正書局
4.《王安石詩選》,周錫馥選注,臺北,遠流出版有限公司
5.中央研究院 漢籍電子文獻
王安石 b991010020林品均.pptx

附加檔案:
你必須 登入 才能查看附件檔案。

2016 © 何騏竹研究與教學網站

聯絡我

歡迎透過這裡的線上表單來信交流!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