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y To: 期末作業繳交區(蘇軾、蘇轍)

#10436
韓俜亭韓俜亭
使用者

一、生平
蘇轍字子由,又字同叔。生於宋仁宗寶元二年二月二十日,已是卯年,又稱卯君,為幼子。蘇家父子三人,為「唐宋八大家」之列,人稱「三蘇」,蘇轍則是「小蘇」。徹字的意思在蘇洵的《名二子說》寫道:天下之車莫不由徹,而言車之功,徹不與焉。雖然,車仆馬斃,而患亦不及徹。是徹者善處乎禍福之間也。徹乎,吾之免矣! 《宋史.蘇轍傳》說:徹與兄進退出處,無不相同。患難之中,友愛彌篤,無少怨尤,近古罕見。蘇軾兄弟從小就有很多共同之處其徹性格沖和澹泊,深沈不露。徹從小壯志凌雲,關心國家治亂。
少年時代,蘇轍說他「少年嘗病肺」(《坐忘》)說:「余少而多病,夏則脾不勝食,秋則肺不勝寒。治肺則病脾,治脾則病肺,平居服藥,殆不能全愈。」少年時代作品,《春秋集解》、《孟子解》、《缸硯賦》等。十九歲的蘇轍與兄蘇軾同登進士,熙寧二年,三十一歲在京任制置三司條例司檢詳文字。宋神宗在位時期,因反對王安石新法,屢遭貶謫,出為河南推官,歷陳州教授、三十五歲齊州掌書記、三十八歲,改著作佐郎,簽書南京判官等。元豐二年(1079年),因受到兄長烏臺詩案牽連,四十二歲貶監筠州鹽酒稅。元祐元年,宋哲宗即位,四十八歲除右司諫,擢起居郎,中書舍人。
晚年 ,紹聖元年(1094年),他上書反對時政,被貶官,由門下侍郎出知汝州,再貶袁州,三貶分司南京、筠州居住。元符元年,六十歲在貶居循州。歷盡宦海浮沈之後,徽宗時,閑居穎昌。崇寧三年開始隱居許昌潁水之濱,自號潁濱遺老。晚年作《老子解》。政和二年,七十四歲,卒。

喜歡遊山玩水,在《初發嘉州》詩中寫道:「余生雖江陽,為省至嘉樹,」又在《上樞密韓太尉書》中說:「徹生十有九年矣,其家居所與遊者,不過其鄰里鄉黨之人;所見不過數百里之間,無高山大野可登覽以自廣。百氏之書雖無所不讀,然皆古人之陳跡,不足以激發其志氣。恐遂汩沒,故決然捨去,求天下奇聞壯觀,以之天地之廣大。」在南行途中詩,歌頌祖國山河的壯麗。在《初發嘉州》中寫道:「飛舟過山腳,佛腳見許滸。舟人盡斂容,競欲揖其拇。俄傾已不見,烏牛在中渚。移舟近山陰,峭壁上無路。」還有不少反映社會現實的詩篇。其中的《郭倫》詩,揭露朝廷賞罰不明,為屢戰有功不賞的郭倫不平,並從側面反映北宋民族之間的激烈衝突。

二、文風
學力邁於兄,而文章淡泊平實。文章觀點平穩,結構謹嚴,語言明晰,處處以理服人。
關心國家治亂,文章風雲起,胸膽渤澥寬。
有一千七百餘首,,主要成就:詩歌、散文,張詩歌反映現實既要脈理為一,一氣貫注,應突出重點,張耒《贈李德載》說:「長工波濤萬頃海,少公峭拔千尋麓。」蘇軾詩氣勢磅礡,有如大海怒濤,洶湧彭湃;蘇徹詩高雅閑淡,有如崇山茂林,幽深難測。散文上與蘇軾不同,雖比不上蘇軾的才華,但蘇軾說:「子由之文,詞裡精確不及吾,而體氣高妙,無所不及。」子瞻說蘇轍達到「子由之文汪洋淡泊,有一唱三歎之聲,而其秀傑之氣中不可沒。」(書子由〈超然臺賦〉後)。其散文特點:
1.旨意深微,落筆遠而扣緊題。如《民政策二》,本是一篇論宋代科舉之弊的文章,但他卻從周、秦民風之異講起。文章後半部說到「民昏而不知教」,「其罪不在於民,而上之所以使之者或未至也」。朝廷一面想要像周代一樣「求天下忠信孝悌之人」,一面又僅僅以科舉取士。他說:「士大夫為聲病剽掠之文,而治苟且記問之學,曳裾束帶,俯仰周旋,而皆有意余天子之爵祿。」主旨完全顯露。
2.抑揚頓挫,有雍容俯仰之態。《三國論》,全文用了很多排比句,所以讀起來抑揚頓挫,「天下皆怯而獨勇,則勇者勝;皆暗而獨智,則智者勝。勇而遇勇,則勇者不足恃也;智而遇智,則智者不足用也。夫唯智勇之不足以定天下,是以天下之難,蜂起而難平。」
3.語言平淡、體氣高妙。這是他最突出的特點。「憚於修詞」,不事雕琢,不求體麗,沖雅澹泊。如宋孝宗對蘇轍曾孫蘇翊所說:「子由之文,平淡而深造於理。」如《遺老齋記》,先敘述遺老齋的修建和命名,接著回顧一生宦海浮沈。「汝曹志之,學道而求寡過,如予今日之處遺老齋可也。」
4.氣象崢嶸,彩色絢爛。《黃樓賦》,頗事雕琢的文章。蘇轍晚年說:「余《黃樓賦》學《兩都》也,晚年來不作此功夫之文。」(《欒城遺言》)
論文重道,以道衡詩,在《詩病五事》說:「唐人工於詩,而陋於聞道。」
文章自成一家,強調風格多樣性,主張文章自成一家,提出「優柔自好勇自強,各自勝絕無彼此。」

他的讀書特點:「昔者徹之始學也,一書伏而讀之,不求其傳,而惟其書之知。求之而莫得,則反覆而思之,至於終日而莫見,而後退而求其傳。何者?懼其入於心之易,而守之不堅也。」二是貴「自得」,《孟子解》,其中說:「學者皆學聖人,學聖人不如學道。聖人之所是而吾是之,其所非而吾非之,是以貌從聖人也。以貌從聖人,名近而實非,有不察焉,故不如學道之必信。」三是「遍觀百家之說,不觀非聖人之書。」,一生在學術上的造詣很深。
蘇轍上書韓琦求見,提出文氣說,強調閱歷對文的作用。《上樞密韓太尉書》:「徹之來也,於山見終南、嵩、華之高,於水見黃河,於人見歐陽公,而猶以為未見太尉也,故願得觀賢人之光耀,文一言以自壯,然後可以盡天下之大觀而無憾者矣。」

三、作品
少年時代:
《孟子解》,題下自注說:「與少作此《解》,後失其本,近得之,故錄於此。」
《缸硯賦》,十七歲蘇軾得一破釀酒缸作的硯臺,送與蘇轍。蘇轍為此作了一篇。敢於閱讀並運用「天下之雜說」。
《論語拾遺》,反駁蘇軾《論語說》而作。
《老聃論》
《春秋集解》
晚年:
《老子解》,主張儒釋道合一,反對周孔之言定佛老之非,以及認為老莊學說比楊朱、墨翟之言深刻得多。
《遺老齋記》,先敘述遺老齋的修建和命名,接著回顧一生宦海浮沈。
《進論》以評各朝的得失為主。
《歷代論》,繼《進論》後另一組史論,從堯舜至五代以評價歷史人物為主。
另外還有《欒城集》、《詩傳》、《古史》、《龍川略志》、《道德經解》等。

四、政治
政治主張尖銳激烈,但受到的貶謫僅僅貶官雷州。一生政績主要表現在元祐年間朝廷任職期間,才幹得到充分的發揮,但也受到政敵的攻擊。
《進策》三個部分提出,第一部分是五篇《君術策》,研究君主如何才能「明於天下之情而後得御天下之術」;第二是十篇《臣事策》,研究君主應如何信用文臣武將,充分發揮各級官吏的作用;第三是 《民策政》,全面研究宋代的科舉、兵制、田制、勞役等各個與民政有關的問題。
《新論》,發揮進策中的改革主張。

五、〈古文辭類纂〉之評論
在〈民賦序〉,唐荊川曰「平正通達,不求為奇,而勢如長江大河,是小蘇之所長也。」
在〈明政策二〉,劉海峯曰「子由之文,其正意不肯一口道破,紆徐百折而後出。」
在〈代三省祭司馬丞相文〉,朱晦菴曰「祭溫公文,止有子由好,有好題目乃有好文章,此作鋪述實事,不事文飾,讀之猶令人感泣。」
在〈商論〉,姚鼐曰「尚忠、尚文各有其弊。能救其弊,實視後世之賢與不賢,一語可以破的。」
在〈三國論〉,方望溪曰「於劉項三國情事俱不切,而在作者緒論中尚為拔出者。」

六、心得
蘇轍對於宋朝的革新朝政主張,《進策》《君術策》,《臣事策》, 《民策政》,全面研究宋代的科舉、兵制、田制、勞役等各個與民政有關的問題。
佛老的對治國的危害給了批評,政治觀點比較尖銳激烈,學術思想也比較複雜、大膽。比蘇軾的政治主張更尖銳激烈,但他受到政敵的迫害卻比蘇世輕很多。或許元祐之政對當時產生很大的作用。
蘇轍對仁宗的話很尖銳、一針見血的指出:「臣官陛下之意,不過欲使史官書之,以邀美名於後世耳,故臣以為此陛下惑於虛名也。」雖這樣直接,但仁宗的寬宏大度:「其言直切,不可棄也。」
《御試制科策》對蘇轍影響深遠,不僅迫他當時辭官,一直仕途蹭蹬。他感慨說:「予採道路之言,論宮掖之秘,自謂必以此獲罪,而有司果以為不遜。……自是流落凡二十餘年。」
蘇徹與蘇軾常拿來比較,但他們的學術、政治、文風、個性…等大不一樣,像是政治上,雖然兩人都遭過貶謫,但蘇徹就比蘇軾來的幸運,還有餘年可閑居,且貶謫為雷州而已。文風上,不像蘇軾樣樣有才華,但他的詩歌,閑逸淡遠,語淺易深,散文則汪洋澹泊的風格。
常有人拿他們做比較,兄弟倆也覺得自己不及對方,我覺得各自有他們的優點及賞識的地方。但對於蘇徹之文,如元氣,深不可測。或許是不太理解很少人欣賞他的詩文。

七、引用
方豪:《宋史》,台北:華岡,1979年中國文化學院出版。
曾棗:《蘇轍評傳》,台北:五南,1995年初版。
姚鼐:《古文辭類纂》,王文濡評註,華正書局
蘇轍.pptx

附加檔案:
你必須 登入 才能查看附件檔案。

2016 © 何騏竹研究與教學網站

聯絡我

歡迎透過這裡的線上表單來信交流!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