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y To: 期末作業繳交區(蘇軾、蘇轍)

#10462
劉耀華劉耀華
使用者

一、生平
元祐中,知杭州蘇軾奏謂:「杭之為州,本江海故地,水泉鹹苦,居民零落。自唐李泌始 引湖水作六井,然後民足於水,井邑日富,百萬生聚,待此而食。今湖狹水淺,六井盡壞,若二十年後,盡為葑田,則舉城之人,復飲鹹水,其勢必耗散。又放水溉田,瀕湖千頃,可無凶 歲。今雖不及千頃,而下湖數十里間,茭菱穀米,所獲不貲。又西湖深闊,則運河可以取足 於湖水,若湖水不足,則必取足於江潮。潮之所過,泥沙渾濁,一石五斗,不出三載,輒調兵夫十餘萬開濬。又天下酒官之盛,如杭歲課二十餘萬緡,而水泉之用,仰給於湖。若湖漸淺狹,少不應溝,則當勞人遠取山泉,歲不下二十萬工。」因請降度牒減價出賣,募民開治。禁自今不得請射、侵占、種植及臠葑為界。以新舊菱蕩課利錢送錢塘縣收掌,謂之 開湖司公使庫,以備逐年雇人開葑撩淺。縣尉以「管勾開湖司公事」繫銜。軾既開湖,因積葑草為堤,相去數里,橫跨南、北兩山,夾道植柳,林希榜曰「蘇公堤」,行人便之,因為軾立祠堤上。

蘇軾字子瞻,眉州眉山人。生十年,父洵游學四方,母程氏親授以書,聞古今成敗,輒能語其要。程氏讀東漢范滂傳,慨然太息,軾請曰:「軾若為滂,母許之否乎?」程氏曰:「汝能為滂,吾顧不能為滂母邪?

比冠,博通經史,屬文日數千言,好賈誼、陸贄書。既而讀莊子,歎曰:「吾昔有見,口未能言,今見是書,得吾心矣。」嘉祐二年,試禮部。方時文磔裂詭異之弊 勝,主司歐陽脩思有以救之,得軾刑賞忠厚論,驚喜,欲擢冠多士,猶疑其客曾鞏所為,但置第二;復以春秋對義居第一,殿試中乙科。後以書見脩,脩語梅聖俞 曰:「吾當避此人出一頭地。」聞者始譁不厭,久乃信服。

治平二年,入判登聞鼓院。英宗自藩邸聞其名,欲以唐故事召入翰林,知制誥。宰相韓琦曰:「軾之才,遠大器也,他日自當為天下用。要在朝廷培養之,使天下之士 莫不畏慕降伏,皆欲朝廷進用,然後取而用之,則人人無復異辭矣。今驟用之,則天下之士未必以為然,適足以累之也。」英宗曰:「且與修注如何?」琦曰:「記 注與制誥為j,未可遽授。不若於館閣中近上帖職與之,且請召試。」英宗曰:「試之未知其能否,如軾有不能邪?」琦猶不可,及試二論,復入三等,得直史館。 軾聞琦語,曰:「公可謂愛人以德矣。」

二、評論
劉海峰曰:『長公筆有仙氣,故文極縱蕩變化而落韻甚輕。』——-《賈誼論》
劉海峰曰:『忽出忽入,忽主忽賓,忽淺忽深,忽斷忽接,而納履一事止隨文勢帶出,更不正講,尤為神妙。』———《留侯論》
姚氏曰:『此文格勢直似老泉,蓋東坡少年如此此後乃自變成體耳。』——–《始皇論》
劉海峰曰:『本史遷之言,而發之其文頗近時而明快無敵。』———《韓非論》
劉海峰曰:『從孟子生出議論,疏爽暢足。』———-《志林》

三、總論
蘇軾一生寫了大量的政論和史論,這種策論性質的文張,如《六國論》、《留侯論》、《教戰守則》大都氣勢雄渾,援古證今,說裡透徹。而抒情類的散文以赤壁二賦為代表,前《赤壁賦》抒發了作者的人生哲學,在前賦中,如我們所看到的,雄偉的江山,清幽的夜景,在月光下的愉快旅行,都是十分吸引人的。作者毫不費力的將我們引進了那個令人神往的世界中。在這個所被刻畫出來風清水秀的境界中,我們可以發現這些摹寫都體現出了作者的超脫與曠達,不為環境所屈服的精神,而以這種思想表達出的對現實腐敗政治的控訴和鄙視,都反映在了他的大多數作品裡。蘇東坡對於文與道的關係則是推崇韓歐但又獨創己見,他認為不能空談理論而因重於實踐,所以文應先於道,蘇子在《日喻》中說:『道可以致而不可求。』正因如此,蘇軾的散文氣勢縱橫,豪放自然,汪洋宏肆。
蘇軾曾對別人說:『某平生無快意事,惟作文章,意之所到,則筆力曲折,無不盡意,自謂世間樂事,無逾此矣。』這說明他要將自己的思想藉由曲盡其妙的文學創作發洩出來,正由於這種豪放不羈的風格,在藝術上給我們最深刻的印象和最愉快的享受,展現出了十足的張力與表現力。

四、參考資料
中央研究院-漢籍電子文獻
《古文辭類纂》(清)姚鼐編輯,王文濡評註,華正書局
《宋史》(元)脫脫等撰;楊家駱主編
簡報1.ppt

附加檔案:
你必須 登入 才能查看附件檔案。

2016 © 何騏竹研究與教學網站

聯絡我

歡迎透過這裡的線上表單來信交流!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