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y To: 期末作業繳交區(蘇軾、蘇轍)

#10532
蔡慶揚蔡慶揚
使用者

1.作者生平
蘇軾,字子瞻,眉州眉山人。生十年,父洵遊學四方,母程氏親授以書,聞古今成敗,輒能語其要。
嘉祐二年,試禮部。方時文磔裂詭異之弊勝,主司歐陽修思有以救之,得軾《刑賞忠厚論》,驚喜,欲擢冠多士,猶疑其客曾鞏所為,但置第二;複以《春秋》對義居第一,殿試中乙科。後以書見修,修語梅聖俞曰:「吾當避此人出一頭地。」聞者始譁不厭,久乃信服。
五年,調福昌主簿。歐陽修以才識兼茂,薦之秘閣。試六論,舊不起草,以故文多不工。軾始具草,文義粲然。複對制策,入三等。自宋初以來,制策入三等,惟吳育與軾而已。
熙寧二年,還朝。王安石執政,素惡其議論異己,以判官告院。
四年,安石欲變科舉、興學校,詔兩制、三館議。
軾見安石贊神宗以獨斷專任,因試進士發策,軾遂請外,通判杭州。時新政日下,軾於其間,每因法以便民,民賴以安。徙知密州。
徙知湖州,上表以謝。禦史李定、舒亶、何正臣摭其表語,並媒櫱所為詩以為訕謗,逮赴台獄,欲置之死,鍛煉久之不決。神宗獨憐之,以黃州團練副使安置。軾與田父野老,相從溪山間,築室於東坡,自號「東坡居士。」
神宗崩,哲宗立,複朝奉郎、知登州,召為禮部郎中。元祐元年,軾以七品服入侍延和,即賜銀緋,遷中書舍人。
三年,權知禮部貢舉。會大雪苦寒,士坐庭中,噤未能言。軾寬其禁約,使得盡技。巡鋪內侍每摧辱舉子,且持暖昧單詞,誣以為罪,軾盡奏逐之。四年,積以論事,為當軸者所恨。軾恐不見容,請外,拜龍圖閣學士、知杭州。
六年,召為吏部尚書,未至。以弟轍除右丞,改翰林承旨。轍辭右丞,欲與兄同備從官,不聽。軾在翰林數月,複以讒請外,乃以龍圖閣學士出知潁州。
七年,徙揚州。八年,宣仁後崩,哲宗親政。
軾乞補外,以兩學士出知定州。貶寧遠軍節度副使,惠州安置。居三年,泊然無所蒂芥,人無賢愚,皆得其歡心。
又貶瓊州別駕,居昌化。昌化,故儋耳地,非人所居,藥餌皆無有。獨與幼子過處,著書以為樂,時時從其父老遊,若將終身。
微宗立,移廉州,改舒州團練副使,徒永州。更三大赦,遂提舉玉局觀,複朝奉郎。軾自元祐以來,未嘗以歲課乞遷,故官止於此。建中靖國元年,卒於常州,年六十六。

2.古文辭類纂中評價
一、劉海峯曰:忽出、忽入、忽主、忽賓、忽淺、忽深、忽斷、忽接,而納履一事止,隨文勢帶出更不正講,尤為神妙〈蘇子瞻-留侯論〉
二、方望溪曰:亦自有見,但賈子陳治安之策,乃召自長沙獨對宣室傅梁王,後事子瞻乃云:「安有立談之間,而遽為人痛哭未免鹵莽耳。」〈蘇子瞻-鼂錯論〉
三、方望溪曰:子瞻記二臺,皆以東西南北點綴,頗覺膚套此類蹊徑,乃歐王所不肯搯。〈蘇子瞻-超然臺記〉
四、大處落墨,勁氣直達讀之想見古大臣之慨〈蘇子瞻-祭歐陽文忠公文〉
五、前篇是實,後篇是虛,虛以實至後幅,使點醒奇妙無以復加,易時不能再作〈蘇子瞻-後赤壁賦〉
3.總論
蘇洵、蘇軾、蘇轍為一門三傑,蘇軾世稱「大蘇」,其文汪洋宏肆,一瀉千里。蘇軾曾經比較其與蘇轍的文風,認為蘇轍「體氣高妙」,而自己則「詞理精確」,又在自評文裡描述自己文風的收放自如。
蘇軾為北宋歐陽脩之後的一代文宗。他以功力和才情,發展了歐陽脩平易舒緩的文風,為散文創作開拓了新天地。
 敘事記遊的散文在蘇文中藝術價值最高,有不少廣為傳誦的名作。潮州韓文公廟碑,結合韓愈一生遭遇,評述了他對文學儒學的貢獻。記樓臺亭榭的散文如超然臺記,其寫景的遊記,更以捕捉景物特色和寄寓理趣見長。前、後赤壁賦,寫水落石出的冬景,描繪逼真。而其記敘體散文,常常融議論、描寫和抒情於一爐。在風格上,汪洋恣肆;能體現出莊子和禪宗文字的影響。
蘇軾的詩歌開拓了宋詩的境界與氣象,尤其是七言長詩。其後的蘇門四學士:黃庭堅、秦觀、晁補之和張耒,和弟弟蘇轍等的詩篇,都受到蘇軾深遠的影響。而其詞風由婉約而豪放,樹立了詞史上的高峰。
蘇軾的確為北宋文壇領袖人物,精通散文、詩歌、詞、畫、書法,且身為唐宋八大家之一又為北宋書法四大家,門下又有蘇門四學士。如此偉大的成就,就算歷代大家也少有人能與他相比。

4.參考資料
中央研究院-漢籍電子文獻
《古文辭類纂》(清)姚鼐編輯,王文濡評註,華正書局
《宋史》(元)脫脫等撰;楊家駱主編
《蘇軾》王水照著,三民書局
《蘇東坡-東遊尋夢傳》 鄭熙亭著,慧明文化
歷代文選與習作-蘇軾.pptx

附加檔案:
你必須 登入 才能查看附件檔案。

2016 © 何騏竹研究與教學網站

聯絡我

歡迎透過這裡的線上表單來信交流!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