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y To: 期末作業繳交區(蘇軾、蘇轍)

#10547
陳宇彤陳宇彤
使用者

一. 生平
《宋史》.第三三八卷
     蘇軾字子瞻,眉州眉山人。生十年,父洵遊學四方,母程  
   氏親授以書,聞古今成敗,輒能語其要。程氏讀東漢<范
   滂傳>,慨然太息,軾請曰:「軾若為滂,母許之否乎?」程 
   氏曰:「汝能為滂,吾顧不能為滂母邪?」
     比冠,博通經史,屬文日數千言,好賈誼、陸贄書。既而
   讀莊子,嘆曰:「吾昔有見,口未能言,今見是書,得吾心矣。」
   嘉祐二年,試禮部。方時文磔裂詭異之弊勝,主司歐陽修思有
   以救之,得軾<刑賞忠厚論>,驚喜,欲擢冠多士,猶疑其客
   曾鞏所為,但置第二;復以春秋對義居第一,殿試中乙科。後
   以書見脩,脩語梅聖俞曰:「吾當避此人出一頭地。」聞者始
   譁不厭,久乃信服。
     丁母憂。五年,調福昌主簿。歐陽修以才識兼茂,薦之祕
   閣。…軾始具草,文義粲然。復對制策,入三等。自宋初以來,
   制策入三等,惟吳育與軾而已。
     …。關中自元昊叛,民貧役重,岐下歲輸南山木栰,自渭
   入河,經砥柱之險,衙吏踵破家。軾訪其利害,為修衙規,使  
   自擇水工以時進止,自是害減半。
     治平二年,入判登聞鼓院。英宗自藩邸聞其名,欲以唐故  
   事召入翰林,知制誥。宰相韓琦曰:「軾之才,遠大器也, 
   他日自當為天下用。要在朝廷培養之,始天下之士莫不畏慕降  
   伏,皆欲朝廷進用,然後取而用之,則人人無復異辭矣。…」
     會洵卒,賻以金帛,辭之,求贈一官,於是贈光祿丞。
     熙寧二年,還朝。王安石執政,素惡其議論異己,以判官
   告院。四年,安石欲變科舉、興學校,詔兩制、三館議。軾上
   議:「…。」神宗悟曰:「吾固疑此,得軾議,意釋然矣。」,
   問:「方今政令得失安在?雖朕過失,指陳可也。」對曰:「陛
   下生知之性,天縱文武,不患不明,不患不動,不患不斷,但 
   患求治太急。」神宗悚然曰:「卿三言,朕當熟思之。」軾退,
   言於同列。安石不悅,命權開封府推官,將困之以事。軾決斷
   精敏,聲聞益遠。軾疏言:「陛下豈以燈為悅?此不過以奉二
   宮之歡耳。然百姓不可戶曉,皆謂以耳目不急之玩,奪其口體
   必用以資。此事至小,體則甚大,願追還前命。」即詔罷之。
     時安石創行新法,軾上書論其不便,曰:「臣之所欲言者,
   三言而已。願陛下結人心,厚風俗,存綱紀。人主之所恃者人
   心而已,如木知有根,燈之有膏,魚之有水,農夫之有田,商
   賈之有財。失之則亡,此理之必然也。自古及今,未有和易同
   眾而不安,剛果自用而不危者。陛下亦知人心之不悅矣。」
   今君臣宵旰,幾一年矣,而富國之功,茫如捕風,徒聞內帑出
數百萬緡,祠部度五千餘人耳。
     今法令嚴密,朝廷清明,所謂姦臣,萬無此理。然養貓以 
   去鼠,不可以無鼠而養不捕之貓;畜狗以防盜,不可以無盜而
   畜不吠之狗。陛下得不上念祖宗設此官之意,下為子孫萬世之 
   防?
     時新政日下,軾於其間,每因法以便民,民賴以安。徙知
   密州。司農行手實法,不時施行者以違制論。
     徙知徐州,河決曹村,泛于梁山泊,溢于南清河,匯于城
   下,漲不時洩,城將敗,富民爭出避水。
     徙知湖州,上表以謝。又以事不便民者不敢言,以詩脫諷,
   庶有補於國。
     三年,神宗數有意復用,輒為當路者沮之。神宗嘗語宰相
   王珪、蔡確曰:「國史至重,可命蘇軾成之。」…,有曰:「蘇
   軾黜居思咎,閱歲滋深,人材實難,不忍終棄。」
     首過金陵,見王安石,曰:「大兵大獄,漢、唐滅亡之兆。
   祖宗以仁厚治天下,正欲革此。今西方用兵,連年不解,東南
   數起大獄,公獨無一言以救之乎?」安石曰:「二事皆惠卿啓
   之,安石在外,安敢言?」軾曰:「在朝則言,在外則不言,
   事君之常禮耳。上所以公者非常禮,公所以待上者,豈可以常
   禮乎?」
     至常,神宗崩,哲宗立,復朝奉郎、知登州,召為禮部郎 
   中。
     遷起居舍人。軾起於憂患,不欲驟履要地,辭於宰相蔡確。 
   確曰:「公徊翔久矣,朝中無出公右者。」軾曰:「昔林希同在
   館中,年且長。」確曰:「希固當先公耶?」卒不許。元祐元
   年,軾以七品服入侍延和,即賜銀緋,遷中書舍人。
     初,祖宗時,差役行久生弊,…王安石相神宗,改為免役,
   使戶差高下出錢雇役,行法者過取,以為民病。司馬光為相,
   知免役之害,不之其利,欲復差役,…。軾曰:「差役、免役,
   各有利害。免役之害,掊斂民財,十室九空,斂聚於上而下有
   錢荒之患。差役之害,民常在官,不得專力於農,而貪吏猾胥
   得緣為姦。此二害輕重,蓋略等矣。」
     二年,兼侍讀。嘗讀祖宗寶訓,因即時事,軾歷言:「今
   賞罰不明,善惡無所勸沮;又黃河勢方北流,而彊之使東,…
   每事如此,恐寖成衰亂之漸。」
     軾嘗鎖宿禁中,召入對便殿,…。軾不覺哭失聲,宣仁后
   與哲宗亦泣,左右皆感涕。已而命坐賜茶,徹御前金蓮燭送歸
   院。
     三年,權知禮部貢舉。…軾寬其禁約,使得盡技。
     四年,積以論事,為當軸者所恨。軾恐不見容,請外拜龍
   圖閣學士、知杭州。…。軾密疏:「朝廷若薄確之罪,則於皇
   帝孝治為不足;若深罪確,則於太皇太后仁政為小累。謂宜皇
   帝敕置獄逮治,太皇太后出手詔赦之,則於仁孝兩得矣。」宣
   仁后心善軾言而不能用。軾出郊,用前執政恩例,遣內侍賜龍
   茶、銀合,慰勞甚厚。
     既至杭,大旱,饑疫並作。…軾見茅山一河專受江潮,鹽
   橋一河專受湖水,遂浚二河以通漕。…。收其利以備修湖,取   
   救荒於錢萬緡、糧萬石,及請得百僧度牒以募役者。堤成,植
   芙蓉、楊柳其上,望之如畫圖,杭人名為蘇公堤。
     六年,召為吏部尚書,未至。以弟轍除右丞,改翰林承旨。
     七年,徙揚州。舊發運司主東南漕法,聽操舟者私載物貨,
   征商不得留難。…。軾請復舊,從之。未閱歲,以兵部尚書召
   兼侍讀。
      八年,宣仁後崩,哲宗親政。軾乞補外,以兩學士出知定  
   州。時國事將變,軾不得入辭。既行,上書言:「天下治亂,
   出於下情之通塞。至治之極,小民皆能自通;迨於大亂,雖近
   臣不能自達。陛下臨禦九年,除執政、台諫外,未嘗與群臣接。
   今聽政之初,當以通下情、除壅蔽為急務。臣日侍帷幄,方當
   戍邊,顧不得一見而行,況疏遠小臣欲求自通,難矣。然臣不
   敢以不得對之故,不效愚忠。古之聖人將有為也,必先處晦而
   觀明,處靜而觀動,則萬物之情,畢陳於前。陛下聖智絕人,
   春秋鼎盛。臣願虛心循理,一切未有所為,默觀庶事之利害,
   與群臣之邪正。以三年為期,俟得其實,然後應物而作。使既
   作之後,天下無恨,陛下亦無悔。由此觀之,陛下之有為,惟
   憂太蚤,不患稍遲,亦已明矣。臣恐急進好利之臣,輒勸陛下
   輕有改變,故進此說,敢望陛下留神,社稷宗廟之福,天下幸
   甚。」
     定州軍政壞馳,諸衛卒驕惰不教,軍校蠶食其廩賜,前守
   不敢誰何。軾取貪污者配隸遠惡,繕修營房,禁止飲博,軍中
   衣食稍足,乃部勒戰法,眾皆畏伏。然諸校業業不安,有卒史
   以贓訴其長,軾曰:「此事吾自治則可,聽汝告,軍中亂矣。」
      軾召書吏使為奏,光祖懼而出,訖事,無一慢者。定人言:
     「自韓琦去後,不見此禮至今矣。」契丹久和,邊兵不可
   用,惟沿邊弓箭社與寇為鄰,以戰射自衛,猶號精銳。故相龐
   籍守邊,因俗立法。歲久法弛,又為保甲所撓。軾奏免保甲及
   兩稅折變科配,不報。
     紹聖初,禦史論軾掌內外製日,所作詞命,以為譏斥先朝。
   遂以本官知英州,尋降一官,未至,貶寧遠軍節度副使,惠州
   安置。居三年,泊然無所蒂芥,人無賢愚,皆得其歡心。又貶
   瓊州別駕,居昌化。昌化,故儋耳地,非人所居,藥餌皆無有。初
   僦官屋以居,有司猶謂不可,軾遂買地築室,儋人運甓畚土以
   助之。獨與幼子過處,著書以為樂,時時從其父老遊,若將終
   身。微宗立,移廉州,改舒州團練副使,徒永州。更三大赦,
   遂提舉玉局觀,複朝奉郎。軾自元祐以來,未嘗以歲課乞遷,
   故官止於此。建中靖國元年,卒於常州,年六十六。
     過字叔黨。軾知杭州,過年十九,以詩賦解兩浙路,禮部
   試下。及軾為兵部尚書,任右承務郎。
     軾帥定武,謫知英州,貶惠州,遷儋耳,漸徙廉、永,獨
   過侍之。凡生理晝夜寒暑所須者,一身百為,不知其難。初至
   海上,為文曰《志隱》,軾覽之曰:「吾可以安於島夷矣。」
   因命作《孔子弟子別傳》,軾卒於常州,過葬軾汝州郟城小峨
   眉山,遂家潁昌,營湖陰水竹數畝,名曰小斜川,自號斜川居
   士。卒,年五十二。
     初監太原府稅,次知潁昌府郾城縣,皆以法令罷。晚權通
   判中山府。有《斜川集》二十卷。其《思子台賦》、《颶風賦》
   早行於世。時稱為「小坡」,蓋以軾為「大坡」也。其叔轍每
   稱過孝,以訓宗族。且言:「吾兄遠居海上,惟成就此兒能文
   也。」七子:籥、籍、節、笈、篳、笛、箾。

     論曰:蘇軾自為童子時,士有傳石介《慶曆聖德詩》至蜀  
   中者,軾曆舉詩中所言韓、富、杜、范諸賢以問其師。師怪而
   語之,則曰:「正欲識是諸人耳。」蓋已有頡頏當世賢哲之意。
   弱冠,父子兄弟至京師,一日而聲名赫然,動於四方。既而登
   上第,擢詞科,入掌書命,出典方州。器識之閎偉,議論之卓  
   犖,文章之雄雋,政事之精明,四者皆能以特立之志為之主,
   而以邁往之氣輔之。故意之所向,言足以達其有猷,行足以遂
   其有為。至於禍患之來,節義足以固其有守,皆志與氣所為也。
   仁宗初讀軾、轍制策,退而喜曰:「朕今日為子孫得兩宰相矣。」
   神宗尤愛其文,宮中讀之,膳進忘食,稱為天下奇才。二君皆
   有以知軾,而軾卒不得大用。一歐陽修先識之,其名遂與之齊,
   豈非軾之所長不可掩抑者,天下之至公也,相不相有命焉,嗚
   呼!軾不得相,又豈非幸歟?或謂:「軾稍自韜戢,雖不獲柄
   用,亦當免禍。」雖然,假令軾以是而易其所為,尚得為軾哉?
集/小說/新刋大宋宣和遺事/元集
又將先朝大臣司馬光、文彥博、范祖禹、程 明道、程伊川、蘇轍、蘇軾、呂公著、呂誨等,凡一百一十九人,籍做奸黨,御書刻石,立於端門。 詔封王安石做荊國公,又加封為王。將安石配饗孔廟庭,塑像坐於孔子之側。又詔書頒 行天下,將元祐賢臣,籍做奸黨,立石刊刻姓名。段21 13頁
史/正史/清史稿/志 凡一百三十五卷/卷八十四 志五十九/禮三 吉禮三/京師群祀 五祀八蜡附(P.2544)
  高宗諭曰:「大蜡之禮,昉自伊耆,三代因之,古制 敻遠,傳注參錯。八蜡配以昆蟲,後儒謂害稼不當祭。…蘇軾曰:『迎貓則為貓尸, 迎虎則為虎尸,近俳優所為。』是其跡久類於戲也,是以元、明廢止不行。況蜡祭諸神,如先 嗇、司嗇、日、月、星、辰、山、林、川、澤,祀之各壇廟,民間報賽,亦借蜡祭聯歡井閭。但各隨 其風尚,初不責以儀文,其悉罷之。」自是無復蜡祭矣。
史/正史/清史稿/志 凡一百三十五卷/卷一百八 志八十三/選舉三/文科(P.3147)
  蘇軾有言:『得人之道,在於知人。知人之道,在於責實。』能責實,雖由今之道,而振作鼓 舞,人才自可奮興。若惟務徇名,雖高言復古,法立弊生,於造士終無所益。今謂時文、經 義及表、判、策論皆空言剿襲而無用者,此正不責實之過。凡宣之於口,筆之於書,皆空言 也,何獨今之時藝為然?時藝所論,皆孔、孟之緒言,精微之奧旨。參之經史子集,以發其光。
史/正史/清史稿/列傳 凡三百十六卷/卷四百八十四 列傳二百七十一/文苑一/史申義 周起渭 張元臣 潘淳(P.13367)
  起渭,字漁塘,貴陽人。康熙三十三年進士,由檢討累遷詹事府詹事。詩才雋逸,尤肆 力於蘇軾、元好問、高啟諸家。貴州自明始隸版圖,清詩人以起渭為冠,而銅仁張元臣、平 遠潘淳亦並有詩名。
二、<古文辭類纂>中的評論
1、劉海峯曰:「以心動欲,還跌出大聲發於水上,才有波折,而興 
會更覺淋漓,鐘聲二處,必取古鐘二事以實之,具此詼諧,文章妙 
趣,洋溢行間,坡公第一首記文。」<蘇子瞻石鐘山記>p1395
2、方望溪曰:「子瞻記二臺皆以東西南北點綴,頗覺膚套,此類蹊徑,乃歐王所不肯蹈。」<蘇子瞻超然臺記>p1399
3、王文濡識:「文亦高舉遠引,灑脫可喜。」
<蘇子瞻韓幹畫馬贊>p1482
4、方望溪曰:「所見無絕殊者,而文境邈不可攀,良由身閑地曠,胸無雜物,觸處流露,斟酌飽滿,不知其所以然而然。豈惟他人不能模仿,即使子瞻更爲之,亦不能如此適調而暢遂也。」<蘇子瞻前赤壁賦>p1790
5、王文濡識:「前篇是實,後篇是虛。虛以實寫,至後幅始點醒。 
奇妙無以復加,易時不能再作。」<蘇子瞻後赤壁賦>p1792
三、整理心得
  從一開始著手蒐集、整理、進一步去發掘,包含蘇軾的生平以及各種形式的作品,就以先前對這位人人皆知的文學大家的第一印象來細細思考,彷彿在蘇軾這麼多篇文章中,感覺到一種若有似無的脈絡。後來,我細細閱讀他的經典之作,甚至是比較有趣的篇章,例如:<豬肉頌>。就能深刻明白,蘇軾真的是難得的全才,而這些才能既為他帶來榮耀,也帶來了災難。
  終其一生,曾官至禮部尚書,但先後也常常因詩獲罪而入獄(緣詩人之義,託事以諷),尤在「烏臺詩案」(文字毀謗君相)更是差點犧牲了生命。也就因為如此,在浮沉間,無常的人生中,他表現出極為強韌而豁達人生態度。而其詩文中,可以看見他將儒家積極拯世濟民的責任感、使命感,以及佛道豁達,欲歸隱山林之念相交織。一反傳統士大夫,「遁逃山林,不問世事」甚至於「悲愁感慨,抑鬱而終」,而是以天地胸襟之廣,兼收並蓄,融會貫通的心態,成就蘇軾獨立的人格與特有作品不凡的力量。
  他又以文士大夫應有堅定的政治操守,獨立不倚,正直不屈!「不繫之舟」便成為他一生最佳寫照。<卜算子‧黃州定惠院寓居>中「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是因獨立危行而不見容於世的反思,帶著一絲絲愁怨。而後的<定風波>的名句「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以及有人曾說:「同行皆狼狽,獨東坡杖籬徐步,心定氣閒,並引以為樂。」都說明了,如此舉重若輕的人生境界。再者一篇名作<前赤壁賦>以論辯的方式,從變者與不變者觀之,侃侃道出「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 。」之感慨。最後以<念奴嬌‧赤壁懷古>在個人的短暫和浩浩歷史,如此強烈的對比中,獲得人生的自覺,超然物外,豁達處之。
  積極的「豁達」是我經由整理蘇軾的種中資料中,最為吸引我的關鍵價值,雖說自知的滄海一粟,也能在逆境中,發揮「有為」生命永恆的價值。
四、參考資料
1、(元)脫脫等撰 楊家駱主編;新校本宋史并附編三種 第十三冊 宋史卷三一一至卷三四四(列傳第七零至第一零三) 卷三三八 列傳第九十七 p.10801~p.10819 鼎文書局印行
2、清‧姚鼐輯;王文濡評註:大字本《古文辭類纂》,台北市,華正書局,2004年
3、史 正史 清史稿 趙爾巽等撰 楊家駱校
  集 小說 新刊大宋宣和遺事 不著撰人 漢籍電子資料庫
蘇軾ppt.ppt

附加檔案:
你必須 登入 才能查看附件檔案。

2016 © 何騏竹研究與教學網站

聯絡我

歡迎透過這裡的線上表單來信交流!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