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y To: 期末作業電子檔繳交處

#10703
陳韻琪陳韻琪
使用者

歷 代 文 選 及 習 作 期 末 報 告
B981010007陳韻琪
蘇軾-醉翁亭記
◎二十筆資料
(ㄧ)沈永年,《小石潭記》與《醉翁亭記》對比賞析,江蘇南通西場初級中學總第70期,2010.12,頁76~78
(二)張新寶,琅琊—「醉」,GUIZHOU NONGCUN JINRONG總第265期,
2009.12,頁42
(三)趙玉林、袁長俊,《醉翁亭記》「也」的妙用,綜合天地,2009.12
(四)方金先,《醉翁亭記》中的「太守」,語文教學之友,2010.7,頁29
(五)唐巢中,《醉翁亭記》的開篇藝術,語文教學之友,2010.7,頁27
(六)敖雪蓮,《醉翁亭記》意境五美,教研論壇,2009.5,頁21
(七)呂茂峰,也談《醉翁亭記》中的「醉翁之意」,語文教學通訊,2010.6,
頁46~47
(八)千龍,中國四大名亭,兵國建設下半月刊,2009.7,頁50
(九)楊漢立,天下一醉翁,1994-2011,頁66~67
(十)葉彥勳、曾楚華,太守為何而「樂」,頁6~7
(十一)李世忠,托憂悶于醉酒,付毀譽於山林,中華語文教學,2010.9,
頁45~47
(十二)嚴登美,壯難寫之景如在目前,含不盡之意於言外,古文苑漫步,
頁63
(十三)王勇,胸中藏山水,筆底湧波瀾—醉翁山水文化淺析,滁州學院
學報第12卷第3期,2010.6
(十四)崔銘,滁州:作為文學與文化的存在,西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
科版總第218期,2009.10,頁211~219
(十五)朱哲保,滁州山水與歐陽脩的貶謫詩文,文化縱橫總第294期,
2010.9,頁64~65
(十六)景剛,歐陽修與滁州,滁州學院學報第12卷第1期,2010.2,頁
24~29
(十七)來菊,談談《醉翁亭記》散文語言的藝術運用,詩文解讀第2期,
2009,頁70
(十八)劉越峰,歐陽脩在學術–散文互動模式中的地位和作用,內江師
範學院學報第26卷第1期,2011,頁41~44
(十九)劉越峰、田甘,論歐陽修散文虛字運用的成因及其認識價值,探
索與爭鳴理論月刊第9期,2010,頁130~133
(二十)胡普信,醉能同其樂,醒能述以文—醉翁歐陽脩,酒文化,2009.1,
頁72~74
◎ 十筆選篇
(ㄧ)方金先,《醉翁亭記》中的「太守」,語文教學之友,2010.7,頁29
(二)敖雪蓮,《醉翁亭記》意境五美,教研論壇,2009.5,頁21
(三)呂茂峰,也談《醉翁亭記》中的「醉翁之意」,語文教學通訊,2010.6,
頁46~47
(四)楊漢立,天下一醉翁,1994-2011,頁66~67
(五)李世忠,托憂悶于醉酒,付毀譽於山林,中華語文教學,2010.9,頁
45~47
(六)王勇,胸中藏山水,筆底湧波瀾—醉翁山水文化淺析,滁州學院學
報第12卷第3期,2010.6
(七)崔銘,滁州:作為文學與文化的存在,西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科
版總第218期,2009.10,頁211~219
(八)朱哲保,滁州山水與歐陽脩的貶謫詩文,文化縱橫總第294期,
2010.9,頁64~65
(九)景剛,歐陽修與滁州,滁州學院學報第12卷第1期,2010.2,頁
24~29
(十)來菊,談談《醉翁亭記》散文語言的藝術運用,詩文解讀第2期,
2009,頁70

◎摘要
在古代有不少的傳世美文是寫於作者人生出現重大變故時,如遭遇貶官之後,如柳宗元的《永州八記》、范仲淹的《岳陽樓記》、劉禹錫的《陋室銘》等等。而歐陽脩的《醉翁亭記》亦是如此,《醉翁亭記》是寫於歐陽修遭貶謫滁州太守十第二年時,文中生動地描繪了琅琊山的奇麗環境和變化多姿的自然風光,展現了ㄧ幅太守與民同樂的圖畫,也表達了歐陽脩悠然自得曠達樂觀的情懷,以及其與民同樂的政治理想。
歐陽修寫文章平實有物,知滁州醉於山水,是ㄧ個淡泊的醉翁,但他在政務上實行的是寬簡政策,辦事依循人情事理,不博取名聲,這是他一生的為政風格。雖然《醉翁亭記》全文只有四百多字,但卻融合了敘事、寫景、抒情,這是因為作者能夠細密而深刻地觀察事物,並能把握住客觀景物的具體特徵,且選擇了最富有表現力的語彙而成的結果。語言方面作者不但注意語言的色彩,並且講究音調,採用虛辭,例如全文共用了二十一次「也」字,但卻不使人感到累贅,反而有活潑的感覺,每ㄧ個「也」字就是ㄧ層意思,層次相當分明;在句法上交錯地使用對句,間接地增加了文章的形式美。
《醉翁亭記》ㄧ文並非以第一人稱來書寫,而是以第三人稱「太守」身為朝廷官員的角度來敘述,太守一詞在全文共出現九次之多,但歐陽修不先點名自己就是太守的身分,而是最後才亮相,把自己置於旁觀者與當事者之間,以當事者的身份行事,但卻以旁觀者的角度敘事;前人言《醉翁亭記》句句是記山水,卻句句是記亭,句句是記太守,這裡及顯示「太守」是作者著力刻畫的中心人物,這裡的太守醉處其間,逍遙自在,沒有官場上的禮儀規矩,沒有長幼尊卑之別,完全是故友間的相聚之樂,此時太守、賓客、遊人各得其樂,可說是ㄧ幅政通人和的合諧社會縮影。
在《醉翁亭記》中歐陽脩自號為醉翁,這不過是他想要忘卻萬物,然而心中的苦悶又如何能忘卻,所以他心中其實還是清醒的,只是山水讓他迷醉了,在醉意中,夕陽落到西山上,太守醉意朦朧地回去了,想著遊人的歡樂,他自己也笑了。《醉翁亭記》中寫山水之「樂」,其實是寄託了作者歐陽脩遭貶謫後疏離政治的避世情懷,並借著寫飲酒來表達他自己希望能遠離政治懷抱的願望;其次醉翁亭是歐陽脩化解苦難、善處逆境豁達情懷的感性顯現,踏上滁州時他歐陽脩不僅成受政治事業的慘敗,再加上喪子之痛令他的內心遭受到巨大的打擊,一蹶不振自是人之常情。另外醉翁亭也寄寓著人們對歐陽脩剛正不阿、直到而行的政治操守表達其崇高的敬意。
《醉翁亭記》表面上熱鬧,但卻隱藏著內在的深沉,它實際上並不是ㄧ篇輕鬆之作,在表面的熱鬧之中是有著難言的寂寥的,在政治上失意,就只能寄情於山水,希望能表達出作者的豁達與樂觀之情。

2016 © 何騏竹研究與教學網站

聯絡我

歡迎透過這裡的線上表單來信交流!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