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分題:愚溪詩序

  • This topic has 2,343 個參與人 and 33 則回覆.
正在檢視 15 篇文章 - 1 至 15 (共計 34 篇)
  • 作者
    文章
  • #7209
    竹竹老師
    使用者

    我們上課提過,唐宋因為政治因素,產生了很多貶謫官員,有一句話說「世間才子半流人」,這些流貶各地的文人,往往在文學史上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所以問題來了:

    請你找出唐宋時期貶謫文人於謫居地所寫的文章,並且簡述其文章之主題,以及被貶後心情轉折。

    舉例說明:
    蘇軾遭貶密州所作之〈超然臺記〉
    蘇軾與王安石政見不合,遭王安石排擠。於神宗熙寧七年秋天,自杭州通判調任密州知州,次年修復城北高台,其弟蘇轍作〈超然臺賦〉,據老子「雖有榮觀,燕處超然」命名,軾作此文以記其事,並闡發遊心物外,無往不樂之理。

    蘇軾從杭州調任密州,生活條件由優轉劣,他仍不改其樂,因為他體會到人間禍福無常,不需要受到現實物質環境的束縛,若能超然物外,就會無往不樂。 :lol: :lol: :lol:

    #11878
    黃文彬
    使用者

    歐陽脩遭貶滁州,作〈醉翁亭記〉

    慶曆五年,慶曆新政失敗,支持者范仲淹、富弼、韓琦等人先後被貶謫出朝,此時歐陽修挺身而出,上疏為之辯解。但在守舊派從中作梗,加上歐陽修與外甥女的不實醜聞下,仁宗將之降職,出知滁州。
      

    歐陽修在滁州「樂其地僻而事簡,又愛其俗之安閒」,徜徉山水間,悠然自得,寫成〈醉翁亭記〉。文中醉翁即歐陽脩自己。醉翁藉醉酒以陶醉山水之間,與大自然同遊,與民同樂。全文駢散結合、聲律和諧,將情感投射到自然萬物,與之合一。

    歐陽脩謫官,但仍能在逆境中以豁達胸襟,忘懷得失的人生觀面對。從山水間探索超然物外、安時處順的人生哲學。

    #11872
    黃晨雲
    使用者

    柳宗元遭貶永州,作〈始得西山宴遊記〉

    柳宗元因参加主張改革的王叔文集團,由於順宗下台、憲宗上台,革新失敗,“二王劉柳”和其他革新派人土都隨即被貶。 憲宗八月即位,柳宗元九月便被貶為邵州(今湖南邵陽市)刺史,行未半路,又被加貶為永州(今湖南零陵)司馬。
      

    柳宗元身遭貶謫,內心鬱悶,因而寄情山水,蒐奇覓勝,並寫了二十多篇山水游記。 這些遊記,能抓住景物的具體特徵,寫得富有生機,形神兼備,語言精美,並抒發了他遭受迫害的孤寂悲憤心情,具有鮮明的藝術特色,在這些遊記中,最著名的有八篇,被稱為「永州八記」,《始得西山宴遊記》就是永州八記中的第一篇。

    柳宗元謫官,原以為遊遍永州的奇山異水,可是與友人登臨西山後,頓覺天地寬闊,胸懷豁然開朗,這種與大自然渾然一體的感受,是之前遊覽所沒有的。自此之後,柳宗元的心境產生重大的轉折,因此篇名特冠上「 始得 」二字。不只是發現,而是作者感悟到西山不與培塿為類的特出;感悟到人要放下一切「攢蹙累積」、「若垤若穴」的人間不平,才能達到「心凝形釋」,「悠悠乎」、「洋洋乎」與「造物者遊」、「與萬化冥合」,而得到真正的宴遊之趣。

    #11863
    陳慧心
    使用者

    蘇軾被貶至黄州做團練副使,並兩度遊覽赤壁(實為黃州之赤鼻磯),作〈前赤壁賦〉與〈後赤壁賦〉。

    元豐二年,七月二十八日時,因「烏臺詩案」到逮捕,罪證是蘇軾的一束詩文,其中表達對新法的不同意見與針砭其流弊,故而被投入大獄。同年年底,結案出獄,以水部員外郎黄州團練副使之名義被貶至黄州。

    淪為政爭犧牲品的蘇軾,被貶至黃州時內心備感憤懑,一來是對朝中的奸佞小人,另外就是對於聽信饞言的主上了。雖然如此,他仍試著從老莊思想中尋得解脫。全文由景入情,先從不變之景,再寫人的生命短暫,最後表達出的是豁達的人生觀。

    〈前赤壁賦〉中,先由景入情最後抒發感慨,心情轉變則由喜至悲,最後昇華至超脫的境界。
    也因為蘇軾擅於從不同觀點來看待人事物,故而能從原先的悲情轉喜,表達出忘懷得失、超然物外的人生觀。

    #11324
    盧姵伊
    使用者

    范仲淹的《岳陽樓記》,是在慶曆五年被貶為鄧州知州所寫下的一篇記敘文。慶曆新政逐漸廢除,退出官場的時候,范仲淹受友人所託,為重修岳陽樓寫序。

    《岳陽樓記》以四言為主。雖散句與俳句皆有,有對偶、押韻,略近於賦,不類古文。如果歸類在姚鼐的古文辭類纂中,應屬於雜記類。

    從記作序緣由,到敘述洞庭湖美景,就登樓之人觀覽景物抒發悲喜兩種心情。在悲、喜這兩個不同的環境之中,敘述一般人心中會隨著環境的改變,或樂或憂。但范仲淹以“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勉勵自己和友人滕子京(被貶岳州後重新修建岳陽樓),以天下為己任。

    雖然范仲淹因為政治因素遭貶謫在外,但他沒有抱著“獨善其身”的心情退隱,反而以心懷百姓天下,進而鼓勵與他同時考上進士但一樣在政治上失意的騰宗諒。
    1330134160150.jpg

    附加檔案:
    你必須 登入 才能查看附件檔案。
    #11329
    邱文琪
    使用者

    元豐元年,蘇軾因烏台詩案被貶為黃州團練副使,蘇轍上書為兄贖罪而受牽累,被貶至筠州監理鹽酒稅。〈黃州快哉亭記〉一文是蘇轍於宋神宗元豐六年所寫,此時張夢得也謫居黃州,在寓所西南建亭,蘇軾命名「快哉亭」,蘇轍為之作記。

    文中掀以自然之樂為鋪陳,逐步轉至人生之樂,藉由宋玉對「快哉此風」的解釋,得出:「士生於世,使其中不自得,將何往而非病?使其中坦然,不以物傷性,將何適而非快?」之結論。由此可見,蘇轍已超越了成敗得失,轉而追求內心的曠達,以「使其中自得」的方式自放,以「不以物傷性」的原則自適,達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

    #11271
    王暉媚
    使用者

    柳宗元被貶謫後,作<鈷鉧潭西小丘記>,為永州八記之一。

    <鈷鉧潭西小丘記> 其文章的主題表面寫山水遊記,實寫貶謫不滿的心情。

    作者一開始寫發現小丘、再從它的風景側寫,然後買下小丘、整治小丘的心境轉變。
    文中第一段即寫 「其石之突怒偃蹇,負土而出,爭為奇狀者,殆不可數。」,賦予小石頭生命力,表達了自己在參政改革雖遭逢失敗,但是有怨無悔。接著寫「即更取器用,剷刈穢草,伐去惡木,烈火而焚之。」表達了自己對於宦官小人的不滿,小人當道,自己即使有很好的政見也不受用的憤怒心情,他期待一個和諧、公平、沒有險惡奸人的大環境,但現實卻讓他失望。表滿看似豁達,但最終卻只能寄情於山水抒發自己的不幸。

    態度決定高度。柳宗元雖被貶,但是沒有因為被貶謫而像屈原或是賈誼自殺或是非自然死亡。命運雖不濟,但是柳宗元不放棄、忠於自己的精神令人敬佩,到後來才會有那麼多的佳作流傳後世。

    #11300
    黃瑋涵
    使用者

    柳宗元遭貶永州所作之《小石城山記》

    柳宗元因為參與王叔文等人的“永貞革新”運動,於806年(唐憲宗元和元年)被貶到永州擔任司馬。《小石城山記》是《永州八記》的最後一篇,是作者遭貶後遊行而作。

    文章描述了小石城山的奇觀景物,並借以抒發了自己被貶於荒原之地,不能施展才能和抱負的悲憤心情。前半段描寫了小石城山的奇異景色,後半段借景抒情,以佳勝之地被埋沒不彰比喻自己徒有經濟濟世之才卻橫遭赤逐,英雄無用武之地。字裡行間,隱隱含有對當時最高統治者昏聵不明的強烈譏諷。

    柳宗元一生中被貶了兩次,一次是被貶到永州,一次是被貶到柳州。柳宗元被貶到永州,他被憂郁、無奈等心情壓抑著,不得不把這些情緒發泄到山水中。貶謫生涯所經受的種種迫害和磨難,並未能動搖柳宗元的政治理想。剛貶到永州,他還心存被重新起用的企望,但朝廷上竟“積十年莫吾省者”,始終無法讓他如願。

    #11309
    楊凱倫
    使用者

    遭貶滁州所作之〈豐樂亭記〉

    等人之慶曆新政,因為觸犯的保守權貴的利益,保守派官員們便毀謗等人為朋黨,時身爲諫官的即向仁宗進獻了著名的《朋黨論》。仁宗卻迫於保守派的壓力,只得讓貶官到滁州。次年作〈豐樂亭記〉,除了寫其感受到之山川美景之美以外,也寫其到當地後與民同樂,並以頌聖方式,言自身憂深思遠之感。

    被貶到滁州之後,並未因此而感到不快或消沉喪志,反觀,他與民同樂,致力於教化百姓,遂以幸其民樂其歲物之豐成之意命名「豐樂亭」,以此文表達其遭貶卻怡然自得、隨遇而安,闡發其以順處逆之心境。

    #11703
    玄藝涵
    使用者

    王禹偁被贬黄州所作之《黄州新建小竹楼记》
    王禹偁作为北宋改革派先驱,一生曾多次遭贬谪:淳化二年被贬商州,至道元年被贬滁州,咸平元年因直书史事忤宰相而降为黄州知州,故有“王黄州”之称。本文为他晚年之作,作文时适逢中秋佳节,王禹偁登此竹楼,心有所感而作文。

    文章先写建楼的经过,再写自己与竹楼的“互动”,最后抒发感慨,由竹楼的命运想到自身命运。本文运用托物言志、对比、排比手法,情景交融,别有一番人生哲理的趣味。

    45岁的王禹偁空有壮志酬国的抱负却屡遭贬谪,在此文中他写到竹楼附近客观环境残破荒凉,我们不难感受到他的心情也是同样惆怅落寞的,对官场的污浊虽然无奈,对坎坷的仕途虽然疲倦,他却仍然保持高尚的情操,于竹楼之上“披鹤氅衣,戴华阳巾,手执《周易》一卷,焚香默坐,销遣世虑”,其淡然面对挫折、“屈身”而“不屈道”的形象便跃然眼前。

    #11722
    林羿廷
    使用者

    唐代元和十四年(819年),韓愈因諫迎佛骨,觸怒了唐憲宗,幾乎被殺,幸虧裴度救援,才被貶為潮州刺史。韓愈到潮州后,得知潮州境內鱷魚為害甚烈,把附近百姓的牲口都吃光了,於是他寫下了這篇《祭鱷魚文》,勸戒鱷魚搬遷。韓愈在溪岸上向神明祈禱后燒焚了這篇文章,算是向鱷魚寄發了過去。這篇文章體現了韓愈為民除害的思想。文章雖然短小,卻義正詞嚴,跌宕有力。雖稱祭文但內容卻實為檄文,如興問罪之師,這也是韓愈為文的創新大膽之處。

    韓愈雖遭貶謫,但至潮州後仍處處為百姓設想,義正嚴詞的想為百姓除害。我喜歡這篇的原因不只是韓愈的愛民態度,更多是因為他跟鱷魚對話的俏皮敘述 :lol: 鱷魚理所當然的被視為當地危害百姓的惡官,他不只把他們形容成鱷魚,還向他們約法三章,文章不失韓愈風格:論點清晰、條理分明,但加了詼諧的元素,讓我看到韓愈也有可愛的一面

    他和鱷魚說的話:
    鱷魚有知,其聽刺史言:潮之州,大海在其南。鯨、鵬之大,蝦、蟹之細,無不容歸,以生以食。鱷魚朝發而夕至也。今與鱷魚約,盡三日,其率醜類南徙於海,以避天子之命吏。三日不能,至五日;五日不能,至七日;七日不能,是終不肯徙也,是不有刺史聽從其言也。

    #11729
    施俞安
    使用者

    柳宗元貶永州時,作〈送薛存義之任序〉。
    柳宗元33歲時,因參與王叔文政治集團,與保守派鬥爭失敗,被貶邵州刺史,再貶永州司馬。

    〈送薛存義之任序〉一文為柳宗元在同鄉薛存義即將離任永州零陵縣代理縣令時,在江邊為他送行的臨別贈言。文中表達了柳宗元進步的為官思想,如「(民)出其十一傭乎吏,使司平於我也」等,也稱讚薛存義是「不虛取直」、「知恐而畏」的清廉官吏。

    文中雖未直言道出柳宗元如何處窮,但以全篇內容來看,柳宗元雖以貶謫之身,仍語重心長告訴薛存義為官之道,可見他仍心懷天下,渴望作出一番事業來。

    #11730
    彭姿靜*
    使用者

    劉宗元貶永州時所作<捕蛇者說>

    文章記述了永州蔣氏訴說三代冒死捕蛇,抵償賦稅的痛苦遭遇和廣大農村十室九空的荒涼景象,揭露了統治者橫征暴斂,殘酷剝削人民的罪行。展現安史之亂後六十年間廣大農村破產流亡的悲慘圖景。

    唐順宗時唐朝國勢日衰,柳宗元擁有胸懷濟世之抱負,參與了以王叔文為首的永貞革新運動,不幸卻慘遭失敗,也因此被貶為永洲司馬。在永洲的十年間,大量接觸了下層人民,目睹人間疾苦,<捕蛇者說>即作於此。透過文章揭露由於他深入社會,接近民眾,所以作品反映了窮苦民眾的生活情感。他的寓言在這方面表現的淋漓盡致,短小警策,意味深遠,含蓄犀利,富諷刺特色,在這篇補蛇者說中,正闡明了苛政猛於虎的道理。

    #11736
    劉邦安
    使用者

    白居易遭貶江州司馬第二年,作〈琵琶行〉。

    西元815年,當朝宰相武元衡遇刺身亡,白居易認為應嚴緝凶手,被認為是越職言事。其後白居易又被誹謗:母親看花而墜井去世,白居易當時卻著「賞花」及「新井」詩,被認為是有害名教。遂以此為理由貶為江州司馬(江州為今江西省九江市)。

    〈琵琶行〉是元和十一年,白居易在潯陽江頭送別客人時,偶遇一位年少因藝技紅極一時,年老被人拋棄的歌女有感而發之作。本詩抒發了作者在政治上受打擊、遭貶斥的抑鬱悲淒之情。在詩中,白居易把歌女視為自己的風塵知己,與她同病相憐,寫人同時也寫己,並將宦海的浮沉和生命的悲哀全部融和為一體,因而使作品具有不同尋常的感染力。

    #11743
    鄭創仁
    使用者

    白居易被貶江州時作<與元微之書>

    元和十年(815)白居易被貶為江州司馬。此次貶謫是一沉重的打擊。在心感不平之下,白居易的思想上從此走向消極。他把儒家的「樂天知命」,道家的「知足保和」和佛家的出世思想,糅合起來作為精神上的寄託。在被貶的第三年即元和十二年的春天,他在廬山的香爐峰與遺愛寺之間,建成一座草堂。那裡可以「仰觀山,俯聽泉,停晚竹樹雲石」,並準備「終老於斯」(《草堂記》)。這篇<與元微之書>,便是在草堂寫的,而這封信也反映了他當時消極的思想。

    白居易在文章中寫了被貶後的三幸,但其心境上仍鬱鬱寡歡,尤其末段的「憶昔封書與君夜,金鑾殿後欲明天。今夜封書在何處?廬山庵裡曉燈前。籠鳥檻猿俱未死,人間相見是何年。」更可看出他三年以來都未放下被貶的心事,心境沉悶不舒,只差身與心死。

正在檢視 15 篇文章 - 1 至 15 (共計 34 篇)
  • 抱歉,回覆主題必需先登入。

2016 © 何騏竹研究與教學網站

聯絡我

歡迎透過這裡的線上表單來信交流!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