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作業繳交區(柳宗元)

  • This topic has 487 個參與人 and 5 則回覆.
正在檢視 6 篇文章 - 1 至 6 (共計 6 篇)
  • 作者
    文章
  • #8189
    清安助教
    使用者

    請該組同學將各自的書面報告直接以回復此篇的方式轉貼上來,不必另開主題或使用夾檔方式。
    (有做ppt者煩將ppt也夾檔上傳,但書面還是直接複製轉貼即可)

    繳交期限:12/13

    #10618
    張繼允
    使用者

    一、 生平

    《新唐書》列傳第九十三(節錄)
    『柳宗元,字子厚,其先蓋河東人。從曾祖奭為中書令,得罪武后,死高宗時。父鎮,天寶末遇亂,奉母隱王屋山,常間行求養,後徙於吳。肅宗平賊,鎮上書言事,擢左衛率府兵曹參軍。佐郭子儀朔方府,三遷殿中侍御史。以事觸竇參,貶夔州司馬。還,終侍御史。
      宗元少精敏絕倫,為文章卓偉精緻,一時輩行推仰。第進士、博學宏辭科,授校書郎,調藍田尉。貞元十九年,為監察御史裏行。善王叔文、韋執誼,二人者奇其才。及得政,引內禁近,與計事,擢禮部員外郎,欲大進用。
      俄而叔文敗,貶邵州刺史,不半道,貶永州司馬。既竄斥,地又荒癘,因自放山澤間,其堙厄感鬱,一寓諸文,仿《離騷》數十篇,讀者咸悲惻。……宗元少時嗜進,謂功業可就。既坐廢,遂不振。然其才實高,名蓋一時。韓愈評其文曰:「雄深雅健,似司馬子長,崔、蔡不足多也。」既沒,柳人懷之,托言降於州之堂,人有慢者輒死。廟於羅池,愈因碑以實之云。』

    《舊唐書》卷一百六十〈柳宗元傳〉:
    『柳宗元,字子厚,河東人。後魏侍中濟陰公之系孫。曾伯祖奭,高宗朝宰相。父鎮,太常博士,終侍禦史。宗元少聰警絕眾,尤精《西漢》《詩》〈騷〉。下筆構思,與古為侔。精裁密致,璨若珠貝。當時流輩鹹推之。登進士第,應舉宏辭,授校書郎、藍田尉。貞元十九年,為監察禦史。
    順宗即位,王叔文、韋執誼用事,尤奇待宗元。與監察呂溫密引禁中,與之圖事。轉尚書禮部員外郎。叔文欲大用之,會居位不久,叔文敗,與同輩七人俱貶。宗元為邵州刺史。在道,再貶永州司馬。既罹竄逐,涉履蠻瘴,崎嶇堙厄,蘊騷人之鬱悼。寫情敘事,動必以文。為騷文十數篇,覽之者為之淒惻。
    元和十年,例移為柳州刺史。時朗州司馬劉禹錫得播州刺史,制書下,宗元謂所親曰:「禹錫有母年高,今為郡蠻方,西南絕域,往復萬裏,如何與母偕行?如母子異方,便為永訣。吾於禹錫為執友,胡忍見其若是?」即草章奏,請以柳州授禹錫,自往播州。會裴度亦奏其事,禹錫終易連州。
    柳州土俗,以男女質錢,過期則沒入錢主,宗元革其鄉法。其已沒者,仍出私錢贖之,歸其父母。江嶺間為進士者,不遠數千裏皆隨宗元師法;凡經其門,必為名士。著述之盛,名動於時,時號柳州雲。有文集四十卷。元和十四年十月五日卒,時年四十七。子周六、周七,纔三四歲。觀察使裴行立為營護其喪及妻子還於京師,時人義之。』

    二、柳宗元寫作風格

    韓愈評其文曰:「雄深雅健,似司馬子長,崔、蔡不足多也。」

    明朝張岱評曰:「古人記山水者,太上酈道元,其次柳宗元,近時則袁宏道。」

    方望溪評〈柳子後與李翰林建書〉:「子後在貶,所記諸故人書事本本叢細情,雖幽芒而與自反而無怍者異,故不覺其氣之繭。」

    真德秀(西山)評柳子厚〈封建論〉:「此篇間架宏闊,辯論雄俊,真可謂作文之法。」

    茅鹿門評柳子厚〈愚溪詩序〉:「子厚集中最佳處。」又曰:「古來無此調,徒然創,為之指次如畫。」

    姚鼐評柳子厚〈使得西山宴遊記〉:「字字不落空,人賞其布局之佳,吾為其立法之密。」

    姚鼐評柳子厚〈小邱西小池潭記〉:「數篇一線貫串,寫景處無一雷同之筆,此篇中段,狀魚之游,行尤妙。」

    三、總論

    從柳宗元的身平節錄來看,我們知道他在政治上其實是不平順的,但也可能因為對官場上很多的黑暗面不滿,以及自身無法施展抱負的遺憾及悲憤,才能完成現今我們所見的精采文章,例如著名的寓言諷刺小品文《三戒》,這些寓言故事的文字精簡,但可以從中讀出他的批判性,因為社會上有太多腐敗的、無德的上位者,對底下百姓予取予求,只為了自己的利益而讓其他人痛苦,從中可以辦出柳宗元以民為主的人本思想。另一方面,柳宗元所寫的詩也特別能散發出他的個人特質,例如大家所熟悉的〈江雪〉,用了絕、滅、孤、獨等冷冽的字表達出他的陰鬱,這也和他所面對的現實以及鬱悶的心情有關。
    就整體而言,柳宗元是一位積極的典型儒家文人,但因時運不濟,非但不能好好發展自己的才能,還得忍氣吞聲被流放,這一切的不滿和哀嘆都呈現在他的文章中,但可能是因為個性使然,他不若韓愈一般直言自己認為不對的以及不公平的事,(但韓愈也誇他文章「雄深雅健,似司馬子長」)反而以隱喻的手法,委婉的將自己的情感融入他的寓言故事以及遊記中,也因為這般寫作風格,在中國山水遊記發展史上,柳宗元是奠定根基的人,也是第一個有大量遊記作品並因此成名的作家。
    雖然說柳宗元被流放到永州當個閒閒無事的司馬,但他在當地做了許多貢獻,也因此柳州人建廟宇來感念他。就算柳宗元依然對於貶謫耿耿於懷,但他已經脫離了朝廷,不需要為了與朝中權貴及小人抵抗,能自己有一番建設,道也能算是一個成功的人了。
    四、參考書目
    漢籍電子文獻
    後晉‧劉昫等撰:《舊唐書》,中研院漢籍文獻電子資料庫
    錢伯城主編:《古文觀止新編》,四版,台北市,台灣書房出版有限公司
    清‧姚鼐輯;王文濡評註:大字本《古文辭類纂》,台北市,華正書局,2004年

    #10614
    洪辰嫣
    使用者

    B991010030 中文系103級 洪辰嫣
    柳宗元
    一、作者生平
    1.舊唐書 卷一百六十 列傳第一百十 柳宗元傳
      柳宗元,字子厚,河東人。後魏侍中濟陰公之系孫。曾伯祖奭,高祖朝宰相。父鎮,太常博士,終侍御史。宗元少聰警絕眾,尤精西漢《詩》《騷》。下筆構思,與古為侔。精裁密緻,璨若珠貝。當時流輩咸推之。登進士第,應舉宏辭,授校書郎、藍田尉。貞元十九年,為監察御史。
      順宗即位,王叔文、韋執誼用事,尤奇待宗元。與監察呂溫密引禁中,與之圖事。轉尚書禮部員外郎。叔文欲大用之,會居位不久,叔文敗,與同輩七人俱貶。宗元為邵州刺史,在道,再貶永州司馬。既罹竄逐,涉履蠻瘴,崎嶇堙厄,蘊騷人之鬱悼,寫情敍事,動必以文。為騷文十數篇,覽之者為之淒惻。
      元和十年,例移為柳州刺史。時朗州司馬劉禹錫得播州刺史,制書下,宗元謂所親曰:「禹錫有母年高,今為郡蠻方,西南絕域,往復萬里,如何與母偕行。如母子異方,便為永訣。吾於禹錫為執友,胡忍見其若是?」即草章奏,請以柳州授禹錫,自往播州。會裴度亦奏其事,禹錫終易連州。
      柳州土俗,以男女質錢,過期則沒入錢主,宗元革其鄉法。其已沒者,仍出私錢贖之,歸其父母。江嶺間為進士者,不遠數千里皆隨宗元師法;凡經其門,必為名士。著述之盛,名動於時,時號柳州云。有文集四十卷。元和十四年十月五日卒,時年四十七。子周六、周七,纔三四歲。觀察使裴行立為營護其喪及妻子還於京師,時人義之。
    2.新唐書 卷一百六十八 列傳第九十三 柳宗元傳
      柳宗元,字子厚,其先蓋河東人。從曾祖奭為中書令,得罪武后,死高宗時。父鎮,天寶末遇亂,奉母隱王屋山,常間行求養,後徙於吳。肅宗平賊,鎮上書言事,擢左衛率府兵曹參軍。佐郭子儀朔方府,三遷殿中侍御史。以事觸竇參,貶夔州司馬。還,終侍御史。
      宗元少精敏絕倫,為文章卓偉精緻,一時輩行推仰。第進士、博學宏辭科,授校書郎,調藍田尉。貞元十九年,為監察御史裏行。善王叔文、韋執誼,二人皆奇其才。及得政,引內禁近,與計事,擢禮部員外郎,欲大進用。
      俄而叔文敗,貶邵州刺史,不半道,貶永州司馬。既竄斥,地又荒癘,因自放山澤間,其堙厄感鬱,一寓諸文,仿《離騷》數十篇,讀者咸悲惻。……
      元和十年,徙柳州刺史。時劉禹錫得播州,宗元曰:「播非人所居,而禹錫親在堂,吾不忍其窮,無辭以白其大人,如不往,便為母子永決。」即具奏欲以柳州授禹錫而自往播。會大臣亦為禹錫請,因改連州。
      柳人以男女質錢,過期不贖,子本均,則沒為奴婢。宗元設方計,悉贖歸之。尤貧者,令書庸,視直足相當,還其質。已沒者,出己錢助贖。南方為進士者,走數千里從宗元遊,經指授者,為文辭皆有法。世號「柳柳州」。十四年卒,年四十七。
      宗元少時嗜進,謂功業可就。既坐廢,遂不振。然其才實高,名蓋一時。韓愈評其文曰:「雄深雅健,似司馬子長,崔、蔡不足多也。」既沒,柳人懷之,托言降於州之堂,人有慢者輒死。廟於羅池,愈因碑以實之云。

    3.我對於柳宗元一生的大概整理
    出生→貞元9進士→貞元19監察御史→順宗即位王叔文重用→八司馬事件→邵州→永州→柳州(以柳易播)→柳州勤政(廢人身典押制度)→死於柳州(人民感念立廟紀念)

    二、散文風格
    1.方望溪曰:「子厚諸記以身閒境寂,又得山水以盪其精神,故言皆稱心探幽、發奇而出之,若不經意。」(柳子厚游黃溪記)
    2.劉海峯曰:「山水之佳,必奇峭必幽冷,子厚得之以為文琢句鍊字,無不精工,古無此調,子厚創為之。」(柳子厚游黃溪記)
    3.方望溪曰:「意致妙遠,在筆墨之外。」(柳子厚辨文子)
    4.吳氏曰︰「體勢雄俊,辭理廉悍,勁古宋以來無之。」(柳子厚封建論)
    5.梅伯言曰︰「子厚之論封建勝耳,其他多辯所不必辯,震而矜之於義儉矣。」(柳子厚晉文公問守原議)

    三、總論
      柳宗元這三個字好像從國小就有所耳聞,不過那時好像沒有跟他那麼熟,經過這次的洗禮,對這位文學家好像又有更進一步的認識了,不敢說跟他很熟,不過至少從不同方面再進一步認識他了。
      柳宗元最有名的就是山水文學了,因為身處的時帶動盪不安,又加上仕途不順,慘遭貶謫人生,而就將其抑鬱寡歡的心情,寄情於山水之間,或許是因為如此,在柳宗元的作品中,雖然只是輕描淡寫的寫景,但其實背後有著濃烈的自我情感,甚至是對社會當局的諷刺,不過柳宗元的山水作品跟其他坐家很不一樣,他在景上面的描寫是循序漸進的,感覺畫面會慢慢移動,就好像一台攝影機,慢慢的拍攝場景給觀眾們看;在情的部分,他很含蓄的隱藏住自己內心如潮水般澎湃的情感,雖然看起來很幽然閒適,但其是正是在說自己無聊到發慌,做為一個士,無法報效國家,只能在這裡坐著欣賞著山水,這是何等無奈啊!
      我個人覺的柳宗元的山水文學中那種悠然閒適,和其他同樣也是寫山水作品如王維、孟浩然,跟他們的有很大的區別,柳宗元是用景寫情,他是用生命在寫文章的,而且已達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他獨樹一格,幽峻拔峭,讓人有種舉世獨立的感覺,或許正因為如此遭遇,也讓他的文學添上不一樣的色彩。
      不知道為什麼,拜讀柳宗元得很多文章,都覺得有一種孤寂感,這也就是他的文章之所以如此吸引人的地方了吧!

    四、參考書目
    ◎後晉劉昫等:《舊唐書》
    ◎北宋歐陽修等:《新唐書》
    ◎吴文志:《柳宗元資料彙編》,中華書局
    ◎清姚鼐:《評註古文辭類纂》
    ◎郭蓮花:<柳宗元山水遊記的繼承、開拓及影響>,《柳州師專學報》21卷1期(2006/03) ,頁6-12。
    ◎周丹麒:<柳宗元山水詩文中的騷怨之幽>,《淮北職業技術學院學報》9卷4期(2010/08) ,頁81-82。
    柳宗元.pptx

    附加檔案:
    你必須 登入 才能查看附件檔案。
    #10612
    林雨諄
    使用者

    中文碩 林雨諄 m991010012

    一、生平
    《新唐書.卷一百一十》
      柳宗元字子厚,河東人。後魏侍中濟陰公之系孫。曾伯祖奭,高宗朝宰相。父鎮,太常博士,終侍御史。宗元少聦警絕衆,尤精西漢詩騷。下筆搆思,與古為侔。精裁密緻,璨若珠貝。當時流輩咸推之。登進士第,應舉宏辭,授校書郎、藍田尉。貞元十九年,為監察御史。
      順宗即位,王叔文、韋執誼用事,尤奇待宗元。與監察呂溫密引禁中,與之圖事。轉尚書禮部員外郎。叔文欲大用之,會居位不久,叔文敗,與同輩七人俱貶。宗元為邵州刺史,在道,再貶永州司馬。旣罹竄逐,涉履蠻瘴,崎嶇堙厄,蘊騷人之鬱悼,寫情敘事,動必以文。為騷文十數篇,覽之者為之悽惻。
      元和十年,例移為柳州刺史。時朗州司馬劉禹錫得播州刺史,制書下,宗元謂所親曰:「禹錫有母年高,今為郡蠻方,西南絕域,往復萬里,如何與母偕行。如母子異方,便為永訣。吾於禹錫為執友,胡忍見其若是?」即草章奏,請以柳州授禹錫,自往播州。會裴度亦奏其事,禹錫終易連州。
      柳州土俗,以男女質錢,過期則沒入錢主,宗元革其鄉法。其已沒者,仍出私錢贖之,歸其父母。江嶺間為進士者,不遠數千里皆隨宗元師法;凡經其門,必為名士。著述之盛,名動於時,時號柳州云。有文集四十卷。元和十四年十月五日卒,時年四十七。子周六、周七,纔三四歲。觀察使裴行立為營護其喪及妻子還於京師,時人義之。
      * * * *
      史臣曰:貞元、大和之間,以文學聳動搢紳之伍者,宗元、禹錫而已。其巧麗淵博,屬辭比事,誠一代之宏才。如俾之詠歌帝載,黼藻王言,足以平揖古賢,氣吞時輩。而蹈道不謹,昵比小人,自致流離,遂隳素業。故君子群而不黨,戒懼慎獨,正為此也。韓、李二文公,於陵遲之末,遑遑仁義,有志於持世範,欲以人文化成,而道未果也。至若抑楊、墨,排釋、老,雖於道未弘,亦端士之用心也。
    * * * * *
      贊曰:天地經綸,無出斯文。愈、翱揮翰,語切典墳。犧雞斷尾,害馬敗群。僻塗自噬,劉、柳諸君。

    二、文章風格

      劉海峯曰:「子厚寄許、蕭、李三書,未嘗不自報任安來,但史公刑不當,最故悲憤而其氣豪壯,子厚自反不縮,故氣象衰颯。然撰造苦語,絕工足以動人,衿閔、鹿門比之胡笳、塞曲,褒貶極當。」〈柳子厚與許京兆孟容書〉

      劉海峯曰:「前寫求進者造作謗言,後感蠻夷中氣候殊異,極工。」〈柳子厚與蕭翰林俛書〉

      劉海峯曰:「前寫永州風物之惡,後感人生歲月之促,造語極工。」(柳子厚與李翰林建書)

      吳至父曰:「方氏議其氣,未充可也,至云與自反無怍者異,乃隨俗是非,不既事實。子厚有何媿祚,正坐名高氣盛見忌時,流遂至一斥不復耳,范文正嘗論此最允當。」(柳子厚與李翰林建書)

      方望溪曰:「意致妙遠在筆墨之外。」(柳子厚辨鬼谷子)

    三、總評

      柳宗元散文中常以寓言寄託思想與抱負,正如《莊子‧寓言》曰:「寓言十九,重言十七,卮言日出,和以天倪。」、「寓言十九,藉外論之。」柳對於要批判的政治、社會現象並不直書其言,而借外論之,文字藝術與理想託寄的兩者並行而走,無一偏廢,達到散文藝術的高峰。
      當時唐傳奇發展興盛,雖至元明小說高峰尚有數百年之久,然而柳氏散文未必沒有受到唐傳奇之小說筆法影響,《枕中記》、《南柯太守傳》者,似有寓言之味道,更早的魏晉六朝興盛的志人、志怪小說,形式為文言短篇小說,如《世說新語》、《搜神記》、《後搜神記》,許多內容亦藏有寓言意味。寓言自《莊子》有之,亦是古之作者好用之法,如《禮記》中的〈苛政猛於虎〉、《孟子》中的〈揠苖助長〉、〈齊人乞墦〉、〈五十步笑百步〉、《莊子》中的〈庖丁解牛〉、〈蝸角觸蠻〉、〈朝三暮四〉、《韓非子》有〈鄭人買履〉、〈守株待兔〉、〈自相矛盾〉、《呂氏春秋》中的〈荊人渡水〉、〈刻舟求劍〉等等,不難發現,在春秋戰國時期,這樣的敘述方式就常被先秦諸子及史傳使用,這樣的寓言以作為陳說辭理的手段,在《孟子》、《莊子》、《列子》、《韓非子》、《呂氏春秋》、《戰國策》等等均可見之。
      然柳宗元將寓言騰挪到散文中使用,成為敘事論述的一大元素,作為唐宋古文八大家,的確是成功而有精妙之處,將散文透過寓言還原到抒發己意的中心主旨,這樣的藝術成就是相當肯定的。而小說在當時並還未發展完全,縱小說元素中有寓言成分,柳氏的文氣仍是自成散文一家。

    參考書目

    古籍
    清‧姚鼐輯、王文濡評註:《古文辭類纂》,台北:華正書局,2004年。
    書籍
    顧俊:《小說結構美學》,台北:木鐸出版社,1989年9月。
    愛德華.摩根.佛斯特(Edward Morgan Forster)著,蘇希亞譯:《小說面面觀》(Aspects of the Novel),台北:商周出版社,2009年01月08日初版。
    柳宗元chun.ppt

    附加檔案:
    你必須 登入 才能查看附件檔案。
    #10603
    何向芯*
    使用者

    一、 生平

    宗元字子厚。河東人。貞元九年進士。又中博學宏詞科。貞元十九年為監察御史裏行。順宗朝擢禮部員外郎。坐黨 王叔文貶邵州刺史。再貶永州司馬。移柳州刺史。元和十 四年卒。年四十七。(全唐文/卷五百六十九/柳宗元 一(P.5753-2)

    **********************

    柳宗元字子厚,河東人。後魏侍中濟陰公之系孫。曾伯祖奭,高宗朝宰相 。父鎮, 太常博士,終侍御史。宗元少聰警絕眾,尤精西漢詩騷。下筆搆思,與古為侔。精裁密緻, 璨若珠貝。當時流輩咸推之。登進士第,應舉宏辭,授校書郎、藍田尉。貞元十九年,為監察御史。(史/正史/舊唐書/列傳 凡一百五十卷/卷一百六十 列傳卷第一百一十/柳宗元/段8985)

    二、 文章風格

    1.真西山評〈封建論〉:「此篇間架宏闊,辯論雄俊,真可為作文之法。」

    2.劉海峰評〈駁復讎議〉:「子厚此等文雖精悍,然失之過密,神氣拘滯,少生動飛揚之妙,不可不辨。」

    3.方望溪評〈遊黃溪記〉:「子厚諸記,以身閒境寂,又得山水以盪其精神,故言皆稱心探幽、發奇而出之,若不經意。」

    4.姚鼐評〈使得西山宴遊記〉:「字字不落空,人賞其布局之佳,吾謂其立法之密。」

    5.茅鹿門評〈愚溪詩序〉:「子厚集中最佳處。」又曰:「古來無此調,陡然創為之,指次如畫。」

    三、 總評

    文學是苦悶的象徵,那些留下千古佳作的文士,少有一生安穩平樂,多經歷不少苦難、哀慟,他們將一生的遭遇,化為筆墨,訴諸文字,無數文人弼士,不僅寫出了他們生命的律動,也傳承了中國文學的神韻光彩。其中,屢遭貶謫的柳子厚即是典型的代表之一。
    柳子厚出生書香世家,雖然光景不若祖輩時繁華,但世代相承的文人氣節深植於血骨之中,而這番執著,也是日後仕途不順、屢遭貶謫後,他的文風被後世評為「沉鬱凝斂、冷峻峭拔」之故。
    在性格上,柳子厚不若韓愈直言不諱,如〈三戒〉等寓言式文章,藉他物暗喻世道歪風,〈愚溪詩序〉通篇敘述大抵是對自身的暗比。由此觀之,相比於韓愈文章中的豪放大氣、直來直往,柳子厚的文中自有一股凝斂而不失中正之氣,讀來令人回味無窮。「韓柳」自古並稱古文之首,我卻偏愛柳子厚文中內斂的精神。縱然韓愈文章中氣象萬千、豪放開闊,柳子厚內蘊氣勢、峰迴路轉的文風卻易使人咀嚼再三、反思良久。茅坤曾評道:「巉岩崱屴,若遊峻壑削壁,而谷風淒雨四至者,柳宗元之文也。」柳子厚文章中的沉鬱由此可知。
    在政治上,柳子厚雖遭多次貶謫,心境變化萬千,卻依舊以民為本,苦民所苦,發揮自己最大的力量來幫助百姓。在柳州,他抱持著知識份子懷有的社會責任感,改善當地生活水準,其中有釋放奴婢、倡導植樹造林、提高人民文化水平、力排百姓生活陋習等。直至今日,當地的百姓仍感念他的德政,建廟築樓來祭拜他。
    柳子厚一生的文采風骨,為後世代代傳唱,不僅是為他的重整當代文風的貢獻,也為他仁民愛物的精神所感動。現代社會不正是缺少這種身體力行的政治家嗎?總而言之,柳子厚不只是政治家,也是名流千古的一代文豪,他的精神透過文章,使千年後的我們得以領略,並感念其風采。

    四、 參考資料

    後晉劉昫等撰:《舊唐書》,漢籍文獻電子資料庫。
    《全唐文》,漢籍文獻電子資料庫。
    王更生編著:《柳宗元散文研讀》,初版,文史哲出版社。
    卞孝萱、朱崇才注譯:《新譯柳宗元文選》,初版,三民書局。
    姚鼐輯、王文濡評注:《評注古文辭類纂》,華正書局。
    唐宋八大家報告.pptx

    附加檔案:
    你必須 登入 才能查看附件檔案。
    #10595
    清安助教
    使用者

    何向芯:
    自《全唐文》中索引其生平與政治思想,作法篤實。

    洪辰嫣:
    引用《舊唐書》內容並歸納柳宗元散文風格,非常好。

    張繼允:
    1.口齒清晰,講述清楚。並述及謫後仿《離騷》作騷體文。
    2.歸納結論,值得讚許。

    林雨諄:
    1.以「柳宗元文章中的寓言故事」為主題,並探及兩大問題:為何柳宗元以寓言方式創作散文?柳宗元為何寫散文不寫小說?
    2.以上兩個問題可觀察唐代小說的發展、小說作者之社會地位及時代風格等。

正在檢視 6 篇文章 - 1 至 6 (共計 6 篇)
  • 抱歉,回覆主題必需先登入。

2016 © 何騏竹研究與教學網站

聯絡我

歡迎透過這裡的線上表單來信交流!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