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敦儒〈西江月〉

  • This topic has 325 個參與人 and 1 則回覆.
正在檢視 2 篇文章 - 1 至 2 (共計 2 篇)
  • 作者
    文章
  • #7698
    林沂瑾
    使用者

    西江月 朱敦儒
    世事短如春夢,人情薄似秋雲。不須計較苦勞心,萬事原來有命。
    幸遇三盃酒美,況逢一朵花新。片時歡笑且相親,明日陰晴未定。

    【賞析】
      這闋詞以散文的語句寫成,乍看之下,以為作者思想消極,但仔細品味後,讀者看見的是詞人對人生的達觀體悟,他強調世間仍有良辰美景,也應當及時行樂。

      開頭即是工整的對仗。「春夢」與「秋雲」除了詞性相對,意思上也形成對比,「春夢」一詞來自於白居易詩:「來如春夢幾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而蘇軾詩中亦提到:「人似秋鴻來有信,事如春夢了無痕。」都是因為春日和暖引人睡夢,故詩人喜歡以春夢比喻陳迹容易消逝,而此處,「春夢」的虛幻也象徵著美好卻短暫易逝的事。而秋雲的多變和陰鬱引申為人情的炎涼,在漢武帝秋風辭:「秋風起兮白雲飛」亦有提到,因秋日每多天高氣爽,雲淡烟輕之時,故借秋雲以喻人情之淡薄也。此兩句都是以具體的相貌和抽象的感官作結合。

      接著,上片第二句,看透了人情世故,「不須計較苦勞心,萬事原來有命」並非消極的認為一切自有天命而不努力,詞人強調的,是要全力以赴,但卻也了悟「世事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我心」,心情應由沉重轉為輕鬆,這是層次的提升,也是詞人頓悟後的心情,與孔子「五十而知天命」的體悟是相同的。

      上闋詞雖強調應達觀的看待人世間的事情,但整體而言,仍呈現較為消極的思想,且勉勵讀者應學會接受人生的黑暗面並頓悟;而下闋詞卻以相對積極的態度面對人生,詞人提醒讀者應看見人生光明面。「幸遇三盃酒美,況逢一朵花新」為這闋詞的轉捩點,將整首詞由灰暗轉為光明,「美酒」和「新花」皆有愉悅美好之意,而「幸遇」和「況逢」代表的是好運氣和達觀的態度,亦即雖不能掌控命運,但卻能改變自己的態度和想法,及時行樂。

      結尾兩句,延續著上兩句及時行樂的心情。「片時歡笑且相親」指的是珍惜當下的時光,呼應「幸遇三盃酒美,況逢一朵花新」;而最後一句「明日陰晴未定」字面上是指氣候的陰晴未知,同時也呼應了「萬事原來有命」,將整闋詞再度拉回現實人生的無奈來警惕讀者,並再次對比出及時行樂的重要。「明日」兩字,點出對未來的未知,詞人在頹唐的態度中強作達觀的思想貫串全詞。整闋詞雖用字淺白,但意義深遠值得深思,黃昇評:「此曲詞淺意深,可以警世之役役於非望之福者。」

      由結構觀之,此闋詞前兩句先道出果,而後再解釋因,因果相扣,而從朱敦儒的生平觀之,整闋詞所表達的態度也與他的際遇相呼應,他能活到高齡七十八歲或許就是他能洞悉人生,從人世間的無奈了悟到達觀的體悟並採取及時行樂的態度有關。

    參考書目:
    朱敦儒:《樵歌》(台北市 : 河洛圖書,1979年)
    張子良、張夢機:《唐宋詞選注》(台北:華正書局,1991年)

    #9491
    耀時助教
    使用者

    小令作品因篇幅短小,建議可加入朱敦儒其它相關詞作,如另一首〈西江月〉(日日深杯酒滿),以深入探究詞作。

正在檢視 2 篇文章 - 1 至 2 (共計 2 篇)
  • 抱歉,回覆主題必需先登入。

2016 © 何騏竹研究與教學網站

聯絡我

歡迎透過這裡的線上表單來信交流!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