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東坡<臨江仙>

  • This topic has 264 個參與人 and 1 則回覆.
正在檢視 2 篇文章 - 1 至 2 (共計 2 篇)
  • 作者
    文章
  • #7716
    陳穎瑩
    使用者

    蘇東坡<臨江仙>

    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鳴,敲門都不應,倚杖聽江聲。
    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夜闌風靜縠紋平。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

    【賞析】
    這首詞寫於宋神宗元豐五年,距東坡啟程往黃州而來的元豐二年有三年之久,作者的心境已經由初抵時的淒惶不定,慢慢轉變為此時較為寬慰的狀態。

    「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仿佛三更。」句,「仿佛」兩字,寫出了東坡的朦朧醉態,而「醒復醉」和「仿佛」兩辭,則表現出作者任情狂飲的姿態。「家童鼻息已雷鳴,敲門都不應,倚杖聽江聲」句,以家童的鼻息響似雷鳴襯夜深的寂靜,此外「敲門都不應」則寫出只剩東坡猶醒的孤寂,不過正因為如此,才可細聽江聲,與天地自然的廣闊融合,進而忘卻榮辱;而「敲門不應」的反應是「倚杖聽江聲」,顯示其坦然、達觀的人生態度,也為下闕做了鋪墊。三句雖只寫景,卻隱含作者感慨之情,和其反應所表現的理趣。

    「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句,「長恨此身非我有」化用《莊子˙知北游》「汝生非汝有也」句,「何時忘卻營營?」則用《莊子˙庚桑楚》「全汝形,抱汝生,無使汝思慮營營」句,兩者皆表示莫隨世事忙碌的人生態度。蘇軾因為「烏臺詩案」來到黃州,是一種朝野上下都背離他的狀態,連舊時的朋友也大多不太連絡了,孤寂之感可想而知;除此之外,在新舊黨爭之間,東坡因為自我的堅持,始終沒真正加入任何一黨,造成仕途上的不順遂,都讓這個懷有遠大抱負的詩人,長期處於憂患失意之中,雖然他總是豁達,但不免在夜深人靜獨聽江聲時,湧起陣陣愁緒。

    「夜闌風靜縠紋平。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句,「夜闌風靜縠紋平」寫景之靜謐,也暗指蘇試所追求的平靜的心理狀態,而若要實現這個願望,最迅速的方法便是「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將一切凡俗、困頓拋下,徜徉山水過最自在的人生,將自己的有限投入大自然的無限之中,此一抉擇也可見東坡之率性、可愛。

    此詞可見東坡一貫的達觀,但雖然有這樣的襟懷,還是不免會有不平之時,酒後引發出內心深藏的情思,卻不怨天尤人,反而是希望藉由改變「自己」的思慮,或者改變「自己」的處境,來達到心境上的平衡。

    【參考資料】
    論蘇軾詞的多樣性 王潤洲 中國古代文學研究
    〈東坡突圍〉余秋雨 《遙遠的絕響》 三聯(香港)出版
    《蘇東坡傳》林語堂 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
    http://www.epochtimes.com/b5/9/5/19/n2531823.htm
    http://news.guoxue.com/article.php?articleid=9157
    http://www.rmloho.com/user4/24759/archi … 98629.html
    http://blog.bcchinese.net/eqcheng2004/a … 20476.aspx

    #9490
    耀時助教
    使用者

    文字平順,然可加強詞之深度,如東坡的生命態度、生活藝術。

正在檢視 2 篇文章 - 1 至 2 (共計 2 篇)
  • 抱歉,回覆主題必需先登入。

2016 © 何騏竹研究與教學網站

聯絡我

歡迎透過這裡的線上表單來信交流!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